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恐怖末世:开局先烧十万亿冥钞 > 第1111章 啥叫偷?

若说得知自己,终有一日将永世受罚,心态是平和的。

那如今得知,哥哥有可能因为尸身影响,导致神智不清,它已经坐不住,整张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这不是因为害羞,作为诡,它没有血液流通,本就是煞白一张,如今就连血液都被调动,说明它真的慌了。

这么多年…自家哥哥如同行尸……

这和死了又有何不同?

然而这问题的答案,老爷子也给了。

永罚尸身至今,就没有一位宿主,能活过百年。

那可是不化骨之上,真正的至尊身。  

若说世界上真有祸国,恐怕其身躯的强度,也就是永罚尸身那般了。

“你说如果当初,你拿的是不化骨,老爷子我,尚且能帮你兄妹团聚,可是啊……”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老爷子没说出来,稚女也猜得到。

跟这么聪明的徒儿对话,最好的地方就是省事,什么话都只需要说一半就好。

有些话甚至都不用开口。

比如,这永罚尸身,有没有办法,能够豁免,又或者,将被吞噬的神智夺回的办法。

这个问题,不需要问,也不需要答案。

老爷子每一下的叹息,都已是将答案一并叹了出来。

稚女能做的,就是接受命运。

“一定有办法的…师傅,我那么聪明,肯定能找到,那些诡找不到的办法的。”

“别想了,这和聪不聪明没关系,你要知道,永罚尸身,是皇帝,亲手封入墓地的。”

“你可知,皇帝是什么样的存在。”

稚女张大着眼眸,微微摇头,皇帝到底是什么,它哪里会知道。

“天有宫,地有狱,人间有皇帝,三代王朝三代皇,是将宫打下来了,把祸国也全镇压了,你再聪明…能比得上人类么。”

很多词涉及的历史太深,稚女不懂。

但从语气以及片面的意思中,它知道,这永罚尸身,是一位连祸国都能压着打的人类,亲手封印的。

既是人类,还是无人之下的皇帝,其智商和手腕,又岂是它这小诡能媲美的。

在它眼里,所谓的皇帝二字,就像一道天堑,隔绝了所有的希望。

自拿到永罚尸身那一刻起,它的命注定不死不灭的堕入尸身内受罚。

而得利的哥哥,也将被尸身吞没神智,犹如行尸走肉。

命运早在那一刻就卡死了,自己不过是这么多年下来,才知道真相罢了。

“所以,你出永夜,只能是冒着受尽折磨的风险,去看你哥那不人不诡的凄惨模样,还……”

“要出去么?”

老爷子本来只想劝这徒儿,不要出去就好。

有些事,隐瞒下来,会比说出来,更好。

用人类的话说,这叫善意的隐瞒。

稚女沉默了好久好久,它望着高高在上的月亮。

对于其它诡异来说,这月亮是恐怖的规则,是一旦发声,就会被汲取本源的存在。

可对它来说,这是一把保护伞,只要在永夜里,就能避免受罚。

如今看来,竟有些亲切。

自己的静默领域,反过来,也能在这里说上话,要说永夜对它的限制,那是一点没有。

因为就连遗忘这个设定,都用不上。

但即便如此。

“我还是要出去。”

稚女这么长时间的沉默,不是在犹豫,而是在做好心理准备。

不至于在看到自家哥哥凄惨模样时,绷不住。

“师傅,我知道出去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甚至会带来更多麻烦,乃至万劫不复,可是……”

“得了得了,别可是了,摊上你,算是我倒霉,快站起来。”

老爷子不爽的打断它继续逼逼赖赖,目光始终保持凝视前端,摆手道:

“动作小点。”  

“师傅,我们这是……”

“你要出永夜,麻烦得很,这一道关,就是紫阳仙君的护体斗笠,我在等它出关离开永夜呢。”

“师傅,原来早在来这里的时候,你就想好要带我出来了呀。”

稚女双眸一亮,一扫先前的悲伤,嬉皮笑脸的晃着它的手臂。

“哼,你连永罚尸身都敢挖出来了,怎可能劝两句能把你劝退,做好准备,它一走我就去借。”

“它走,你借?”

“嗯,打不过它,有点强。”

“……”

稚女想说的是,它走了,你算是偷吧。

根本不是问你到底打不打得过。

……

银白色头发及腰,却顶着一张公子脸,身穿唐朝服饰的男子,自老爷子所凝视的前端踏出。

它所居住的府邸,横跨数里,占地面积堪比尸山。

里面诡异忙碌着打扫卫生,哪怕已是一尘不染,它们也不敢停下手头上的动作。

“啧啧,子明,斩马刀,还有被定下无法入灭城的小诡,全集中在一起了。”

“正好,我府邸缺个管家,收来玩玩。”

公子一摇扇,甚至连老爷子所在的遥远位置,都吹拂起轻轻凉风。

它拇指与小指一捏,虚空之中,一只苍白老手,捧出一寸土壤。

公子一捏土壤,一朵红色彼岸花悄然盛开。

府邸里的仆从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永夜里,一生难寻的彼岸花在眼前盛开。

却没有任何一尊,胆敢上前,踏出永夜。

就这么看着彼岸花逐渐盛开出一条道路,公子缓步踏入,离开永夜。

彼岸花的效果依旧,它不是依靠数量,而是依靠时间,只要时间还有,通道就一直都在。

只是,没有任何一尊,胆敢踏出去。

不止是府邸的不敢,就连府邸之外的,都没有一只敢这么做。

连灭城…都不敢。

它们顶多,就是动了这个念想,而后很快,眼里闪过没落,打消了这个念头。

“公子走了,我们还要…继续这么拼命打扫么?”

一只拿着扫把,扫出肌肉记忆的小诡,轻声询问掌管前院地面的组长。

没等来答案,就被组长一掌轰成碎末。

“将它的气息打扫干净,一点味都别留,另外,这种蠢问题,别说问,想都别想。”

一些还抱有侥幸心的小诡们,纷纷低头继续做事,扫着那一块,早就干净得如镜子般的地砖。

远在见不到边的老爷子,诡瞳上金光消散,低声道:

“它走了,我们快去借。”

“……师傅,真不算偷么。”

“啥叫偷,以前咋没听过这个字。”

(https://www.liewenn.com/b/22416/22416388/35959990.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