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在斗罗种魔唐三 > 第154章 太子殿下,你的手不要乱放!

“第四魂技:龙星群!”

        藏淡淡地吐出这几个字,他的声音虽然平淡,但其中蕴含的强大自信和威严却让每个人都感到心头一震。

        他站在那里,冷漠地看着象甲学院的七人,那双深邃的眼睛中仿佛闪烁着星辰的光芒。

        在天空中,无数金色光箭犹如火树银花般落下,它们划破长空,穿透一切阻碍,目标正是眼前的这些人。

        那壮观的景象仿佛是来自天界的惩罚,让人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看着天空中宛若金色光雨般的无数光箭,贵宾台上的角落处,黑暗千仞雪看着轻松自在的藏,眼神中隐约流露出一份痴迷的神色。

        她的心中感叹着:“好美啊!”

        那种独特的威严和优雅让她深深地着迷。

        黑暗千仞雪不禁想到,这个男人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啊!

        他的魂技如此华丽,如此震撼,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力量。

        在这个瞬间,她感到自己仿佛被这样的力量所吸引,所征服。

        象甲学院的七人惊恐地抬头看着天空中落下的龙星群,那密密麻麻的金色光箭散发着惊人的魂力,让他们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他们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心中充满了震惊和恐惧。

        “这就是万年第四魂环所施展的魂技吗?居然如此惊人!”

        此时,身高超过三米的呼延力在心中暗道,他犹豫着是否要使用头部魂骨来防御这个魂技。

        他清楚地感受到那无数光箭中蕴含的强大魂力,他知道这个魂技的威力已经超过了一般魂宗的第四魂技,不知道他最强的第四魂技是否能够防御住。

        正当他还在犹豫不决时,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爷爷呼延震的传音:

        “力儿,这个魂技的威力已经超过了寻常魂帝的第六魂技,你的第四魂技是防御不了的,赶紧使用头部魂骨的魂骨技!”

        呼延震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焦躁不安的情绪,好像很担心自己最心爱的孙子会葬身在藏的龙星群魂技之下。

        听到爷爷的话,呼延力不再犹豫,他迅速启动了头部魂骨的魂骨技。

        此时,藏突然感受到身上传来了一股惊人的魂力威压,如同万丈巨浪般汹涌而来,仿佛要将他彻底摧毁。

        然而,他却像根本没感觉一样,只是默默地转头凝视着贵宾台上的象甲宗宗主呼延震。

        呼延震的双眼闪烁着凌厉的光芒,像是两把利剑,透露出他的魂斗罗级别的气魄和威严。

        他的身上凝聚了一股惊人的气势,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却又隐而不发,只是单单只针对藏一个人。

        而在他的眼神中隐约带着焦躁的神色,显然在思考着如何指导自己的孙子应对眼前的比赛。

        与此同时,藏也注意到呼延震的嘴唇在轻轻地蠕动,应该是正在使用传音之术,告诉呼延力及时使用头部魂骨。

        而正在狂妄地想要使用魂斗罗级别的威压去压迫藏的呼延震,刚刚结束了传音,却突然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冰冷的寒冬之中。

        一阵冰冷刺骨的杀意如同寒风般席卷而来,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瞬间,他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像被寒冰冻住了一般,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一颗肥腻的老脸立刻变得苍白无色。

        呼延震感受到自己的眉心、咽喉和心口都好像被一柄锋锐的利剑顶住了,那剑气凌厉得让他几乎难以呼吸,后背发凉。

        这个时候,呼延震已经知道是谁来了,不由得喉头涌动,咽了下口水,心里面开始胆怯起来。

        只见一个白衣胜雪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宁风致身边。

        那正是剑斗罗尘心,他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剑意,就好像是两道刺目的闪电,照亮了天地。

        剑斗罗尘心的出现,让整个贵宾台都变得肃静起来,他的白衣在微风中飘扬,犹如雪山上的一抹寒光。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决然和凌厉,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磁性的声音轻轻地在贵宾台上周围空气中回荡,让贵宾台上在场的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呼延宗主真是好胆子,居然敢在魂师大赛上耍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莫非你是想尝试一下老夫的七杀剑锋利与否?”

        剑斗罗尘心的声音传音到呼延震的耳边,那声音中透露出的霸气和自信让呼延震不禁颤抖着肥硕的身体。

        他机械般地转头看向一旁宁风致的位置,只看见那个让人畏惧的剑斗罗正站在那里,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剑意。

        在这一刻,呼延震心中不禁涌起一阵苦涩,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绝境,面对剑斗罗尘心的强大威压,他仿佛感觉自己变得如同尘埃一般微不足道。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心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呼延震知道,这次他的行为已经彻底惹怒了剑斗罗尘心,等待他的将是最严厉的惩罚。

        而与此同时,贵宾台上的几人也被剑斗罗尘心的出现所震撼。

        萨拉斯主教转头看向宁风致身边的那个白衣胜雪的身影,心中充满了忌惮之色。

        而宁风致看到剑斗罗尘心突然从天而降,不由得喜上心头,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

        “呵,呵呵……剑斗罗冕下什么时候过来的,请恕呼延震刚才无礼了。”

        看着突然到来的剑斗罗尘心,呼延震结结巴巴地说道。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紧张和不安,就好像身上背负了千斤重担一般沉重。

        接着,他朝着剑斗罗尘心的位置深深地弯腰鞠了一躬,就连额头上的冷汗流进眼眶里也不敢伸手擦拭。

        他的动作显得十分谦卑,与之前在宁风致等人面前的嚣张态度截然不同。

        这是因为呼延震心里十分清楚,剑斗罗尘心的脾气可比不得骨斗罗古榕。

        而且刚刚他还偷偷摸摸地用气势威压欺负他们七宝琉璃宗的天才女婿,这无疑已经引起了剑斗罗尘心的极度不满。

        以剑斗罗尘心的杀性脾气,没有当场把他劈成两半,已经是看在他身为象甲宗宗主的面子上了。

        他知道,自己这次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面对剑斗罗尘心的怒火,他只能默默承受。

        看着前倨后恭的呼延震,剑斗罗尘心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他冷哼一声,将头转到一边,根本就不去看呼延震那张谦卑的脸色。

        他的心中充满了忿怒和不满,对这个平日里狂妄自大的象甲宗宗主呼延震,他感到厌恶和鄙视。

        而听到剑斗罗尘心的一声冷哼,呼延震只觉得耳膜生疼,脑袋就好像被一柄昊天锤重重的锤过一般沉闷。

        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瞬间崩塌。

        他不由得鼻子中流下了一缕鲜血,那是被剑斗罗尘心强大的魂力所震伤的。

        然而,他却只能强撑着略微清醒的意志,不敢做出狼狈无礼的行为。

        呼延震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保持谦卑的态度,否则将会彻底失去尊严和面子。

        因此,他只是笔直地弯着腰,将头埋得深深地。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悲哀,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

        在这个瞬间,呼延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面对剑斗罗尘心的强大力量和威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弱小的蚂蚁,随时都可能被捏碎。

        而这个时候,宁风致开口了,轻轻地说道:

        “剑叔,可以了,呼延宗主都已经道过歉了。”

        他的声音中透露出一种从容和优雅,让人感到安心和稳定。

        听见宁风致的吩咐,剑斗罗尘心再次冷哼一声,让呼延震再次感觉脑袋被重锤砸过一样,却又突然感觉笼罩在身上的杀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div  class="contentadv">        他的心中感到一种解脱和放松,就好像身上已经卸下了沉重的负担。

        当下,呼延震不禁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性命之危了,不由得抬起头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了宁风致一眼。

        他心中明白,如果不是宁风致出面求情,他今天就算不会死在剑斗罗尘心的剑下,也会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

        他对宁风致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只能用目光表达自己的谢意。

        同时,在这一刻,呼延震也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和无力,更带着几分无与伦比的屈辱之情。

        随后,呼延震擦了擦鼻子中流下的一缕鲜血,坐回到座位上,转头看向擂台上的比赛。

        然而,映入眼帘的画面却让他大吃一惊,脸上再次浮现出一副震惊的神色,瞪大了双目看向擂台上的众人。

        只见下方的擂台已经被从天而降的龙星群轰炸得坑坑洼洼了,一阵浓郁的烟尘笼罩在整片场地上。

        烟尘中充满了破裂和毁灭的气息,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爆炸。

        而在烟雾中,依稀能看到一些人影沉默地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

        呼延震愣住了,他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刚刚他只顾得全神贯注地抵御剑斗罗尘心的杀意,整个人注意力全然不在擂台上。

        而萨拉斯主教也有些惊愕,他眯起眼睛,凝视着擂台上的藏,心中不禁感到一阵惊奇。

        “恐怕一些魂圣的第六魂技也莫过于这个威力了吧,此子竟然恐怖如斯!”

        呼延震和萨拉斯主教对视一眼,心里面默契地想到。

        的确,那从天而降的由龙星群形成的金色光箭,每一根都带着强大的爆炸力,好像要将整个擂台都摧毁一样。

        而这样的金色光箭,在天空中却近乎无穷无尽一般,可见这招龙星群的巨大威力。

        此时,在破碎不堪的擂台上,藏使用了这招由大量魂力凝聚而成的龙星群,却好像并没有消耗多少魂力一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事人。

        很快,笼罩在擂台上的烟尘逐渐散去,被龙星群轰炸过后的象甲学院众人七零八落地躺在破碎的地面上。

        只见象甲学院的七个人基本上全都口吐鲜血,整个人昏迷着凹进到地面之中。

        他们的身体被强大的冲击波所伤,内脏都受到了严重的震荡。

        而且看他们的脸色苍白,神情痛苦,显然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除了——

        呼延力。

        此时,呼延力嘴角挂着鲜血,喘着粗气,整个人身上全部都落了彩,一条手臂无力地耷拉在一旁,显然是已经被龙星群轰炸断了。

        他的身体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但他的眼神却依然坚定,闪烁着不屈的光芒。

        引人注意的是,在他的头上挂着一个土黄色的头盔,这个头盔之前是没有的,而且看样子应该不是魂技形成的。

        这个头盔保护了他的头部,使他免受致命伤害,因此在这个危急关头,呼延力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战斗意志。

        看着这个土黄色的头盔,在场所有的观众心中全都浮现出一个词——

        魂骨!

        并且还是极其珍贵的头部魂骨,在身体六大部位中仅次于最少见的躯干魂骨。

        看着这个极其珍贵的头部魂骨,贵宾台上的萨拉斯主教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的色彩,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他心中明白,如果能够得到这个头部魂骨,自己的实力将会更进一步,甚至有可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如果不是盟友……”

        萨拉斯主教眯起眼睛,在心中无不可惜地想到。

        同时,呼延力暴露的这具头部魂骨也吸引了阴影中另外一个人的注意力。

        在擂台上,呼延力气喘吁吁地看着藏,刚想开口说什么话,却突然看见自己的脚下窜出了两条树根。

        这两条树根宛如两条蜿蜒而上的巨蟒,迅速紧紧地困住了呼延力,接着开始抽取他身体里仅剩的一丝魂力和体力。

        呼延力惊恐地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些树根的控制,但他的力量已经完全被这些树根所压制。

        随后,他的身体渐渐地失去了力量,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怎么他用出了这么强大的魂技,还能够依然拥有如此沛然的魂力啊?”

        在昏迷前的那一刻,呼延力心中百思不解道。

        看着象甲学院最后剩下的呼延力陷入了昏迷,藏双手插兜默默地转身。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最后,藏一步步地走下擂台,没有去看其他人的表情和反应,只是无声无息地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而藏一招「龙星群」就秒杀了整个象甲学院的七人,也让观众席上观战的其他学院学员鸦雀无声,纷纷瞪大了眼睛难以接受眼前的结果。

        这一刻,他们心中的震惊和敬佩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无敌!

        他们的心中如此想到。

        无论是谁,都无法否认藏的强大实力,因为今天的一招「龙星群」就足以让他成为所有人心中的噩梦。

        而在疾风学院的观众席中,风笑天震惊地一招解决敌人,然后看着潇洒转身离去的藏。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吃惊和怀疑,因为现在他才知道他和藏之间的差距确实很大。

        “可恶,这个家伙的实力居然会这么强,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把火舞妹妹从他的身边给抢过来?”

        风笑天咬紧了牙关,皱着眉头在心里面想到。

        他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天赋和实力非常自信,但现在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和藏这样的强者抗衡。

        看着逐渐走远的藏,就连一向自负于天赋和实力的他,心里面都涌起一种软弱无力的感觉。

        他实在想不出可以用什么样的魂技,才可以对眼前的情敌带来一丝威胁。

        紧接着,风笑天又看向另外一边,在炽火学院观众席里,用敬佩的目光盯着藏背影的火舞,心里面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

        然而此时此刻,藏却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来到他身边的雪清河。

        因为此时的雪清河,居然一反常态地极其亲密地抱住了他,两人肩膀靠着肩膀贴在一起。

        “太子殿下,请你把手从我身上拿开好吗?”

        藏一脸严肃地说道。

(https://www.liewenn.com/b/22421/22421286/139882423.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