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死后,渣男疯了 > 第121章 阿星撒娇阻止我出门

  “西西……”我刚挂了电话,阿星就开始他的表演了。
“好疼。”阿星抬手,给我看他手腕上的伤。
我怀疑他听见我和白媛的通话了,这会儿在想办法不让我走。
“医生不是处理过了?”我握着阿星的手腕看了一眼。“知道疼为什么还要伤害自己?”
阿星委屈的看着我,小声开口。“西西,我们搬出来住好不好?”
他不想让我继续住在厉家。
让老爷子在厉家自生自灭吧。
“我们有家。”他视线坚定的看着我,想告诉我,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我这会儿才缓过神来,转身看着四周。
不仅仅院子里种的都是我喜欢的花,连房间的装修风格都是按照我的喜好装修的。
他好像,真的一直在为了能和我有一个家而努力。
“阿星……这套房子不便宜,你是买的还是租的?”我狐疑的问了一句。
阿星眼神闪躲了一下。“租的……”
我哦了一声,那好像就合理了。“你不想回厉家,我们就在外面住。”
厉司琛是厉家的继承人,每个月的信托支付租金还是支付的起的。
阿星很开心,这会儿一点也看不出伤口疼了。
“你脚上和小腿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如果你继续伤害自己,我就离开。”我拿离开威胁,他应该会重视吧?
果然,阿星吓坏了,紧张的看着我,猛地把我拉进怀里抱住。“不能离开……”
“那你就不要再伤害自己。”
阿星没说话,只是抱着我,不肯松开。
“我今晚要出去一趟,你乖乖在家睡觉,晚上我会直接来这里陪你。”我再次小声开口,试探的哄着。
我目前还没有想起和阿星的太多回忆,但小时候初遇的记忆却仿佛灼烧我的灵魂。
如果阿星和孤儿院的种种真的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和记忆,我为什么独独忘记他们?
白媛也是孤儿院的人,在我仅有的那段儿时记忆里,那个带头说我的裙子好看的女人应该就是死者冯敏,而一直跟着冯敏,看起来柔弱却从来都冷眼旁观,甚至幸灾乐祸的,就是白媛。
小时候的白媛,就已经骨子里透着的绿茶味道了。
回来的路上,我问了郑浩,当年关于程西穿红裙子被欺负,几个男生被打的事情,因为在我的记忆里,郑浩没有参与这件事,他没有带头撕扯我的衣服。
郑浩的回答是:当年是程西的父亲和院长谈资助孤儿院的事情,自己的女儿却在孤儿院被孩子们欺负,后来院长狠狠地惩罚了阿星和欺负程西的那几个孩子,但唯独白媛没有受牵连。
说明白媛从小就是一个非常绿茶且善于搬弄是非的聪明人。
“西西!我好疼。”阿星抱着我的手突然收紧。“西西不要出去,陪我好不好?”
我狐疑的看着阿星,他是听见我的电话了呢,还是知道今天可能会发生什么?
“阿星,我得出去一趟。”我也想知道真相,找回自己的记忆。
至少,我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重新认识他。
这对阿星不公平,对我自己也不公平。
“西西,我渴。”阿星转移话题。
我无奈,只能去给他倒水。
我刚离开,阿星的视线就沉了下来,看着我手机界面的来电显示傅铭煜,阿星直接拉黑了。
阿星住的别墅很大,这么大的别墅一个保姆都没有。
阿星不喜欢人,只有一个老管家在外面帮他打理院子。
倒了温水,我拿进房间,发现阿星发烧了。
他蜷在床上,也不盖被子。
我有些惆怅,他生活自理能力这么差,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西西……”我想给他拿体温计,被阿星扯住手腕拉到床上,抱在怀里。
生病了还这么大力气?
确实是一天天使不完的牛劲儿……
“我害怕。”他小声说着,闷哼着将我抱紧在怀里,这会儿知道盖被子了,连我一块儿裹进了被子里,还不忘抬起他修长的腿把我圈住,这是生怕我跑了。
“你怕什么?”我疑惑的问着。
“我害怕一个人睡……”害怕一觉醒来,他的梦就碎了。
“西西,你猜,梦境和现实,哪个才是真实的世界?”阿星小声问着我。
“谁知道呢?”我也茫然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回忆过去的时候,都是上帝视角吗?”阿星小声问着我。
我被他问住了。
回忆小时候的记忆,好像确实都是上帝视角。
“有没有可能,重新回到那个时间节点的我们,已经不是我们了……”阿星声音低沉,抱着我的手收紧了些。
我思考他说的话,思考了很久,没想明白。
这大概就是疯子和天才的思维,我这种普通人理解不了。
“喝点水?”我小声哄着,回头看他,他已经睡着了。
好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能很快入睡。
他的睫毛纤长,脸上的肌肤连个毛孔都看不出来,好看的毫无瑕疵。
说来也挺招人恨的,他流浪了这么久,穿着不合身的衣服,皮肤居然还能这么好,比别人每年大几十万投入护肤品的脸好了太多。
房间有一种很清的香味,像是檀香,说不出来的香气,让人昏昏欲睡。
我也不记得我是怎么睡着的,被阿星那么抱着,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来一睁眼,十点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阿星不在房间。
我的心沉了协议爱,拿起手机,白媛居然没有给我打电话?
打开手机才发现,手机被设置了免打扰模式。
是阿星……
“阿星呢?”
空旷的别墅,昏暗,寂静。
别墅没有保姆,只有院子里还在除草的管家。
“你好,厉司琛呢?”我紧张的问着。
管家年纪大了,不知道是耳背还是听力障碍,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继续除草。
这都晚上十点了,他还在除草。
一只大狗从花丛里钻了出来,乖顺的趴在我脚边。
大家伙看起来一点都不凶,竖着耳朵像狼一样,大眼睛萌萌的,还可怜巴巴。
我莫名想到了阿星……
“大爷,厉司琛呢?”我再次问询。
大爷放下锄头,用手语告诉我,他不知道。
我看不懂手语,只能给冯源打电话。
今天,白媛答应警方帮忙引出杀人犯,希望阿星不要出现……
冯助理没有接我的电话,我只能先给陆哲打。
陆哲也没接,这会儿应该在盯着白媛。
他们得确保白媛不会出事。
白媛没死,那个杀人犯确实一直没有继续动手。
所以杀人犯比谁都急迫,迫不及待要白媛死。
“林夕,你为什么不敢来?”我给白媛打了电话,她在那边似乎很惊恐。“林夕,你在哪?他盯上我了……救我,求你,我不想死!”
我看着手机,突然笑了,白媛这算什么?感受到了我死前的绝望了吗?

(https://www.liewenn.com/b/22423/22423328/61845861.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