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影视从三十而已截胡顾佳开始 > 第317章 316魏国强的暴击!家族遗传病!安迪

欢乐颂小区。

    19号楼22层。

    2201房间。

    安迪坐在屋内,手上拿着平板,看着视频里的美食教学,学着做中餐。

    最近她一直在学习做中餐。

    她想做季泽峰的妻子。

    想亲自也给对方做一顿丰盛的饭菜。

    而不是早上面包、简单、牛奶,中午晚上出去下馆子。

    有的时候,其实一家人在家里吃饭,更温馨,更有家里的气氛。

    那种温馨的气氛,是无法被任何东西所替代的。

    过了一会。

    手机屏幕亮起。

    安迪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屏幕上,显示着一条简略的短信信息,只显示了发短信的号码,以及一些不重要的信息。

    安迪看了一眼号码。

    她记得那个号码。

    白天的时候,有一位自称“和先生”的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有些合作意向。

    聊了一会,安迪因为工作繁忙,就直接把自己手机号给了对方,挂断电话。

    安迪将平板放在一旁,拿起了手机。

    打开屏幕,看了一眼短信内容。

    安迪瞳孔收缩,心跳加速,心情瞬间变得极度紧张。

    “安迪,或者说,何立春。”

    “我不是什么和先生,容我自我介绍下。”

    “我姓魏,叫魏国强,我岳父名为何云礼。”

    “你来自黛山,母亲姓何,是当地当年有名的美人,只不过后来,她遭遇了一些不幸……”

    魏国强在短信里,先自我介绍了一番,接着,又说起了安迪以及她母亲,以及她弟弟的事情。

    接着,又给安迪说了一下,从安迪爷爷辈那辈,开始的悲剧。

    其实,安迪爷爷娶的媳妇,本身就有遗传性精神疾病。

    而魏国强后来,娶了何云礼的女儿。

    何云礼的女儿,在一次坠河之后,高烧不断,也出现了精神疾病,整日发疯。

    自那之后,魏国强便抛弃了安迪母亲。

    当时走的时候,魏国强并不知道,安迪母亲有了孩子。

    魏国强带着自己同样无情的岳父,两人一块抛弃了家人,再加上当时内地开始改革开放做生意。

    他们便下海去了。

    而安迪母亲一个人留在老家。

    本就是因为发高烧烧坏了脑子,整个人有些神经兮兮的。

    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了。

    安迪的母亲,后来遭遇了什么,在那个年代,可想而知。

    老年间的人,可并非全部人都是电视剧里,那般的淳朴的。

    后来,安迪的母亲,一次意外被强奸。

    便有了何小明。

    在那之后,安迪母亲出了一些意外。

    安迪、何小明失去了家人,便被送到了黛山福利院。

    便有了之后的故事。

    安迪坐在沙发上,看着魏国强不断发来的短信,整个人感觉后背发凉。

    这故事太恶心人了。

    魏国强、何云礼无情抛弃家人的行为,令人憎恶。

    安迪母亲遭遇的意外,令人忿怒。

    还有何家,从何云礼的妻子那一辈,就开始遗传的遗传性精神疾病。

    也是令安迪惊恐不已。

    安迪连忙将手机关掉,扔在了一旁。

    整个人害怕的蜷缩在沙发上,浑身发抖。

    魏国强说的故事,实在是太真实了。

    对方在短信里,还描述了很多那个时代的事情。

    最后,对方还表示,愿意和安迪一起去做DNA亲子鉴定。愿意将自己的所有财产,都继承给安迪。

    “我才不要,我不要!”

    “我只想做个正常人啊!”

    安迪惊恐的说道。

    她根本不稀罕魏国强的狗屁遗产。

    她也不想要对方带给她的那份,沉重无比的出身。

    安迪从下午,一直蜷缩在沙发上,惊恐的一个人待到晚上。

    夜幕降临。

    安迪没有开灯。

    屋内漆黑一片。

    她一个人可怜无助的蜷缩在沙发角落,颤抖个不停。

    安迪其实很好,她极大可能是没有遗传性精神疾病的。

    因为这几十年来,她表现的一直很稳定。

    只是,魏国强说的那个故事,实在是太吓人了。

    从安迪的外婆开始,到安迪的母亲,还有安迪的弟弟,这三代人,无一例外,全都有遗传性精神疾病。

    即便她自己没有,她也有些害怕了。

    正在此时。

    家门打开。

    “安迪姐。”

    季泽峰的声音传来。

    安迪惊恐的回头看了过去,看向门口。

    季泽峰走进家里,关上屋门。

    接着,按动灯光按钮。

    屋灯打开。

    屋内一片明亮。

    “在家怎么不开灯啊。”

    季泽峰开口说道,走了过来,坐在安迪身旁,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了过来,“安迪姐,给你的礼物。”

    “我不要,我不要,你走。”

    “快走吧!”

    安迪愧疚的看着小男友,不停的推着他。

    她突然有些后悔向小男友求婚了。

    现在她也不想和对方结婚,甚至,也不想和他要孩子了。

    她怕自己的基因有问题。

    她怕自己和季泽峰的后代,也是个精神疾病患者。

    “你怎么了,安迪姐?”

    季泽峰疑惑看着安迪,问道。

    “泽峰,这个你看一下。”

    安迪说罢,指了一下,被她扔在地上的手机。

    季泽峰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下面,地上确实有一个iPhone手机。

    季泽峰弯腰捡了起来。

    “看短信。”

    安迪开口说道。

    季泽峰点了点头,打开短信看了看。

    不久之后。

    “明白了吧,我们家有遗传性精神疾病。”

    “泽峰,咱们分手吧。”

    “那天怪我,咱们别结婚了,我也不想要小孩了。”

    安迪看着季泽峰,情绪激动的说道。

    “只是一个恶搞短信而已,这种事当不得真的。”

    季泽峰开口说道,将短信一条一条删掉。

    接着,顺便把魏国强拉黑。

    “可是,他在短信里说了很多,那个年代的事情细节,还说了很多何、魏两家的故事细节。”

    “不太可能是假的,对方还知道小明的存在。”

    安迪开口说道。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这个魏国强老了没人养老,才故意过来吓唬你的。”

    季泽峰半真半假的说道。

    “不能心存侥幸、不能结婚、不能祸害别人,更不能生孩子,不能祸害下一代。”

    “反正我这辈子,从头到脚,就不会幸福了。”

    “最好从我这一代,断子绝孙,绝了这个基因。”

    安迪开口说道,使劲的晃头,不断否定自己。

    季泽峰沉默的看着安迪。

    他看得出来,单纯的忽悠,已经是不行的了。

    “你的担忧,只是孩子方面的问题?”

    季泽峰开口问道。

    安迪点了点头,看着小男友季泽峰,“泽峰,我们分手吧,我不想祸害你,也不想祸害下一代。”

    “你跟我如果在一起有了孩子,那么孩子以后会有遗传性精神疾病的。”

    “而如果咱们不要孩子,你的养老怎么办?我不能害你的。”

    季泽峰笑了笑。

    安迪诧异看着他,不理解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忧,也不害怕。

    “原来你只是担心这个啊。”

    “那我们不要孩子就好了。”

    季泽峰笑着说道,“我爱的是你,又不是孩子。”

    “开什么玩笑,你没听清我的话吗?”

    “咱们没孩子,以后你的养老怎么办。”

    安迪开口连忙说道。

    “现在是什么年代,还需要传统的养儿防老。”

    季泽峰笑着说道,伸手攥住了安迪的手,“只要有钱,养老从来都不是问题。”

    “呃……好有道理。”

    安迪愣了好一会。

    季泽峰说的也没啥问题。

    只要有钱到了一定程度,就算没孩子,养老也不是问题。

    电视里说难听点,是编剧故意夸大化“养儿防老”这个概念了。

    养儿防老确实很重要。

    但真的有钱到了一定程度,一定地位的时候。

    养老真的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而且,请人照顾老人,做好监管措施,给足保姆费用。

    这些都是富人的经济条件,可以做到的。

    那些保姆敢偷偷打老人,也只敢欺负一些普通人。

    他们要是敢打亿万富豪,分分钟有人教他们“做人”。

    “可是你的父母呢,他们一定不会接受,你跟一个有隐形精神疾病基因的女人在一起的吧?”

    安迪看着季泽峰,开口连忙说道。

    “我不在乎他们的看法。”

    “安迪,从我小的时候到现在,二十多年他们就没有陪伴过我几天。”

    “他们也管不到我。”

    “我要和你在一块,一块度过往后余生。”

    季泽峰开口说道,伸手直接攥住安迪的柔荑。

    轻轻一拽。

    将她拥入怀里。

    安迪听着对方的话,心里一颤,“对不起,我还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不想要孩子呢。”

    “可能我不正常吧。”

    季泽峰低头看着怀里的安迪,笑着说道,“我觉得人生匆匆几十载太短,所以我只想自私一点的,珍惜我们在一块的每分每秒,我们不要孩子,不是正好多待在一起更久的时间?”

    “你、你总有歪理。”

    安迪生气的看着他,“可是,你知道嘛?如果你身边埋着一颗雷,你的心里回事什么感觉?如果我哪天突然疯了,你受得了吗?你受得了发疯的我吗?你的生活会被我搞的一团糟糕的!”

    安迪一边说,一边试图推开季泽峰。

    季泽峰心里恨死了魏国强。

    但他明白。

    他现在真的要走了,自己和安迪的关系,也就彻底完了。

    季泽峰紧紧的搂着安迪。

    “那我大抵也会疯的吧。”

    季泽峰开口说罢。

    安迪愣住了,仰头诧异看着他。

    “你描述的这种未来,确实挺吓人的。”

    季泽峰说罢,低头看着安迪,轻笑一声。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因为不存在的可怕未来,而惊慌失措到,失去活下去的信心呢。”

    “人类寿命极限是一百多年,但大部分人,活到七八十岁,便是长寿。”

    “大多数人,估计也只会活到七八十左右。”

    “人这一生啊,很短暂、很渺小的,只不过是历史洪流中,不起眼的一个小尘埃。”

    “大家都知道自己会有死的那一天,可大家不都在积极、乐观的面对人生嘛?”

    季泽峰笑着说道,“不要总是愁眉苦脸的啊,好好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那你就不怕,哪天我突然疯掉?”

    安迪仰头看着他,开口说道。

    “怕啊,说不怕那是假的。”

    季泽峰点了点头,“我也是正常人啊,只是偶尔,‘叛逆’了亿点点而已。”

    “那咱们……”

    安迪刚说罢。

    季泽峰亲了上来。

    “不要说分手。”

    “你忽略了一点。”

    季泽峰低头看着安迪,“我的经济实力,是足以安排、照顾好你的。”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即便我照顾着你,自己痛苦的活着,也不会抛弃你的。”

    “我不想失去你。”

    季泽峰说罢。

    安迪沉默的趴在他的怀里。

    季泽峰已经解决了她90%的顾虑。

    季泽峰搂着安迪,坐在沙发前,陪伴了她好久好久。

    安迪再也没有哭闹。

    季泽峰伸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看着窗外的都市夜景。

    夜色之下。

    一颗颗烟花缓缓升腾而起,在夜幕之下,绽放出璀璨的烟花。

    “烟花很美,它的声音能驱散人们的忧愁。绽放的耀眼光芒,总是能像驱散黑暗一般,驱散人们心里的绝望,带来对于往后的希望。”

    “绽放的一刻它是最美丽的。”

    “没人会在意,它失去温度,凋零的时候。”

    季泽峰搂着安迪,开口轻声说道。

    “那人生匆匆几十载,你会怕咱们离开的一刻嘛?”

    安迪趴在他怀里。

    “会惋惜遗憾,会留恋昔日美好。”

    “但不会害怕。”

    季泽峰开口说道,拍了拍安迪。

    其实,会怕。

    他是个俗人,活的越久越好,怎么会不怕死呢。

    但安迪如今是心理最脆弱的时候,季泽峰需要给她勇气。

    一个男人心里可以怕某件事。

    但站在家门外,拦在爱人身前。

    心里怕,外表也要装作胆子很大的样子。

    “再说了,白头偕老,不是很浪漫嘛,为什么总要去想不好的事,而忽略了美好的事。”

    “人生嘛,总要多看看美好的事物,才会有足够的勇气走下去。”

    季泽峰开口说道。

    “你真的只有二十六岁吗?”

    安迪仰头疑惑看着他,“有时候总感觉,你才是哥哥,我才是妹妹一样。”

    季泽峰低头笑看着他。

    “喊哥哥。”

    季泽峰笑着说道。

    安迪白了他一眼。

    季泽峰捧着安迪的白皙面颊。

    亲了上去。

    安迪报以回应。

    安迪面色微红。

    仰头看着季泽峰。

    “我觉得,你想听的可能不是哥哥。”

    安迪玩味笑着说道。

    “哦?”

    季泽峰俯首笑看着她。

    “爸爸~”

    安迪笑着说道。

    …

    日后。

    一个多小时后。

    【恭喜宿主,安迪因宿主心生强烈爱意,获得黄金宝箱!】

    【黄金宝箱开启中……】

    【获得奖励:131.4万资金!】

    季泽峰看了一眼怀里的安迪。

    伸手拿来一个单子。

    盖着被单。

    季泽峰搂着安迪。

    闭眼休息。

    凌晨时分。

    一抹金色阳光,映照在遥远的地平线上。

    接着,随着太阳随着时间,一点点的升起。

    直至阳光越过前方的居民楼,金色阳光映洒在2201的落地窗前。

    季泽峰和安迪两人悠悠醒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披着被单,看着朝阳缓缓升起。

    有的时候,真的需要看一看朝阳升起。

    会给心生绝望的心灵,给予活下去的勇气。

    “泽峰。”

    安迪趴在季泽峰怀里,柔声喊道。

    “你说。”

    季泽峰柔声回应,伸手轻抚她的秀发。

    “咱们别结婚了,也不用公开关系,就保持现在的状态好了。”

    安迪仰头看着季泽峰,开口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能遇见更好的女人,我不介意的。”

    “想什么呢啊,别乱说了。”

    季泽峰躲避话题,伸手拍了拍安迪的肩膀。

    有些事他可以做,但话却不能这么说。

    会伤人家的心的。

    即便是对方允许他在外面如何拈花惹草。

    他也不可以让对方知道。

    人家允许了,但不代表人家不会吃醋。

    这两件事,并不矛盾。

    “没关系,可以的哦。”

    安迪趴在季泽峰怀里,柔声说道。

    季泽峰沉默的看着朝阳,没回复她。

    安迪也没再多说。

    两人保持着一定的默契。

    不久之后。

    季泽峰离开了安迪家,回到了楼上。

    回家换了一件酒红色的西装,拿上车钥匙。

    季泽峰来到了电梯口,坐上电梯,去地下车库去了。

    不久后。

    地下车库。

    电梯门缓缓打开。

    安迪和关雎尔、曲筱绡三人,一块向着外面走去。

    “安迪姐,总感觉,你今天好不一样哦。”

    关雎尔开口说道。

    “哪里不一样了啊?”

    安迪疑惑看着她。

    “就感觉,有一种动画片里,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充满了朝气。”

    关雎尔开口说道。

    “是嘛?”

    “不过我今天心情真的确实很不错呢~”

    安迪笑着说道,踩着高跟,摇曳身姿,开心的向着走廊外走去。

    “好像更有女儿味了。”

    曲筱绡小声嘟囔的说道。

    不久之后。

    三人离开了走廊,来到了地下车库内。

    一路向着停车位走去。

    安迪跺了跺脚,高跟跟地面撞击,清脆作响。

    声音作用下,声控灯亮起。

    不远处。

    一辆四座的宝石蓝色保时捷跑车,停在不远处。

    穿着一身酒红色西装的季泽峰,大长腿交叠在一起翘着二郎腿,笑看了一眼安迪和关雎尔、曲筱绡。

    “三位美女,需要司机嘛?”

    季泽峰手里拿着一捧鲜花,笑着贱贱的说道。

    “你好骚啊。”

    曲筱绡笑着调侃道。(本章完)

(https://www.liewenn.com/b/22426/22426970/36792692.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