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穿在1977 > 第443章 他们瞎说的

第二天上午,卢家湾码头。

    大堤上还在施工,络绎不绝的人群在河堤上穿梭,将混合了石料和泥土的土方铺到堤面上,铺设之后的大堤明显比以前高了一截。

    在河水两侧裸露出来的河床上,有人工配合机器,将一片片高出水面的部分挖平,这些泥土将被社员们挑着箢子送到堤面,成为河堤最高点的一部分。

    就在大家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条快艇沿着流花河破开水面,伴着轰鸣声、眨眼间便冲了过来。

    7队的队长唐先军立刻举起右手挥舞,大声喊道,“小陈、小陈。”

    陈凡放慢速度,将小船驶向岸边,唐先军也迅速跑下来,喊道,“怎么就你,杨书记他们呢?”

    木船上,机械厂杨厂长和杨书记并肩站在船头。

    安全一听,老脸涨得通红,“tui,你以为我是陈凡那个妖孽?还是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当广播员?你自己怎么不去呢?”

    只怕到时候不等上级来查他,下面的人就先把他给弄了!

    想到这里,杨厂长不禁暗暗摇头,终于放弃了一定要把陈凡撬过去的想法。

    我特么是个财政专业的准大学生,又不是文学或新闻专业的,凭什么让我客串广播员啊?

    不过赶鸭子上架,不行也得行了。

    大堤上,杨厂长背着双手,听着卢家湾大喇叭里传来的声音,不禁满头黑线,随即看向陈凡,轻声问道,“你们这个广播员很有才啊!”

    当即撸起袖子,大包大揽地说道,“放心,交给我!”

    唐先军嘴巴咧开,“那你可以搬到我们7队来啊,我不光给你批地,连房子都可以给你建好,保证不比你那个房子差!”

    又等了小半个钟头,河面上再次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这回终于是杨书记他们的大船。

    所以于情于理,杨书记、叶树宝他们都不可能瞒着,更不可能说些不好的话。

    论单位,机械厂是全地区一等一的大户,从来只有别人求他们,什么时候他们求过别人?

    最后再论关系。

    杨厂长看到杨书记他们对陈凡推崇备至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

    最近一次购买还是陈凡出马,去县农机厂买了一批问题农机回来,费了不少功夫才全部修好、顺利投入到生产中去。而这批农机也先后在秋收、制作青储饲料等农业生产中大显身手。

    陈凡停下机器、放下铁锚,这才从雨蓬后面走出来,站在甲板上说道,“他们还在后面,你在等他们?”

    这么一路过去,船在水中走,人们在岸上欢呼。

    外人只知道陈凡是一位知名作家,并且略通医术,创出了“云湖急救法”,对其他事情却一知半解、甚至是一无所知。

    双方经过友好沟通,决定云湖机械厂与卢家湾生产队结成友好发展伙伴关系,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云湖机械厂将为卢家湾的生产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卢家湾也会为机械厂提供力所能及的农产品服务。

    唐先军看着远去的小船,不禁摇了摇头,“这个老杨,还真是下得去本钱!”

    会说普通话、会修理电器、会修理农机……这些都不叫事,毕竟他父亲就是机电专业的高材生,还是首都人,会点技术活、会点普通话,都再正常不过。

    这次他是跟着运送饲料机的船过来,想看看陈凡待了一年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同时也是想对卢家湾表示感谢。

    就在他暗暗感叹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一阵锣鼓齐鸣、鞭炮喧嚣的声音,当即抬眼望去,只见大堤上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个个都在欢呼。

    可是……这船上除了人家杨厂长,几乎都是大老粗……等等,安全不是!

    陈凡当即一本正经地纠正,“他们瞎说的,你别信。”

    杨厂长对杨书记的招待表示感谢,并为卢家湾送上最美好的祝愿。

    岸上这么热闹,船上却冷冷清清的,不太好看啊!

    随即对着张文良使了个眼色,又看了一眼舱室顶上的大喇叭。

    当然,这句话他不会说出口,而是诚惶诚恐,“社员兄弟们太客气了,实在是愧不敢当啊!”

    大队部会议室,或者说学习室,原本散乱的课桌早已在陈凡的指挥下拼成一组长方形的会议桌。

    他立刻拉着安全往旁边走了两步,“临场救急,你去开一下大喇叭,反正气势不能比岸上差。”

    安全一听,心想也对。

    有人绑绳子、有人插木棍、有人拆栏板。

    人家才是陈凡正经的“长辈”,要不然能亲自跟船过来、了解陈凡这一年的情况?

    最关键的是,按照现在生产队的发展规律,买了饲料机,那肯定是要办饲料厂的啊!

    都是卢家湾的队伍,这个饲料厂为什么不能办在靠近码头的7队呢?

    甲板上,张文良看了看驾驶室,再看看两台被几十个民兵团团围住的饲料机,默默点燃一支烟。

    会后,卢家湾举办了村宴,招待杨厂长一行……一人。

    今天可是张翠娥亲自写的通讯稿,深得他的真传,能不行么!

    杨厂长翻了个白眼,果断将话题一转,说道,“看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是不会去机械厂上班了。”

    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

    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地说道,“热、热烈欢迎,机械厂杨厂长莅临卢家湾生产队指导。热烈庆祝,卢家湾饲料厂买到两台饲料机,即将顺利开业……”

    陈凡打了个哈哈,“那我们现在就回去跟他说哈,让他来找你啊。”

    互相吹捧了几句,杨书记看着大堤上欢呼的人群,不禁眉头微微一皱。

    至于说待遇,人家卫生处给了他副科级的工资,还不要求上班,他自己也有稿费收入,更是在生产队有三份兼职,其中两份拿工分、一份拿顾问费。

    这下不得了,原来大队部竟然不声不响,去地委机械厂买了两台饲料机。

    张文良狠起来连自己都伤害,当即咬着牙说道,“我就是个文盲,能跟你这个准大学相提并论吗?而且你还是重点大学的准大学生!”

    等船开近,他便接过旁边民兵班长手里的红旗,高高举起摇动,“同志们,喊起来哦!”

    有这么多的乡亲拥护着,换成是他,恐怕也不好意思走人。

    这一幕自然引起了杨厂长的好奇,这一路上几乎都在拉着杨书记询问陈凡的事。

    如果让他知道,陈凡闲来无事、每天随便写两个小时,一个月就能赚到两千多块钱的稿费,恐怕要当场晕过去。

    唐先军当即说道,“那你就给杨书记建议一下,把饲料厂放在我们7队不就好了,建厂的地皮我们来出,就放在挨着河堤的山头上,以后接收原料、往外运饲料,都方便,多好!”

    陈凡站在人群后面抽着烟,心里默默评价了一句,非人啊!

    等将机器抬进大队部的院子里,又用地托垫着、用油布盖好,众人才各自散去。

    不一会儿,十几个人抬一台机器,喊着号子就顺着跳板稳稳当当地走下来,然后走上大堤、往大队部走去。

    从7队一直到5队,除了6队之外,其他所有生产小队都在经过的范围之内。

    这时杨菊黄莺她们都一个个钻了出来,杨菊大声喊道,“唐叔,伱要再说这个,我就回去告诉我爸,让他来找你。”

    却没想到还没上船,陈凡就自己开着一艘模样古怪的冲锋舟走了……,还说什么不打扰他们两方领导会面?

    这里早已有上百个社员集结等待,大队的张队长和5队的小张队长一起指挥,十几条跳板搭在船舷上,随后几十个人涌上甲板,刹那间就将杨书记、叶树宝和杨队长挤出栏板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杨厂长也很开心,这种山呼海啸的感觉,搁谁身上能受得了?!

    这可比当机械厂厂长还过瘾。

    说完便钻进雨蓬,等几个女生也进来坐好,便收起铁锚,发动机器离开。

    自己什么人?他小张又是什么人?岂能相提并论?!

    杨书记老怀大慰,觉得全队的人都挣了面子。

    今天早上,他看见杨书记、叶树宝亲自压船,出动平时很少动用的卢湾4号10米木船,不禁有些好奇,便凑过去问了一句。

    论级别,他们只是生产队的领导,连最低级的办事员都够不上,而杨厂长却是处级干部,那可是跟县主任一个级别的!

    陈凡正要点头,便听见他继续说道,“不过,你的本事我也听杨书记他们说过,从医学到文学、从机械到电子,堪称通才啊。”

    杨厂长想要了解陈凡的过往,杨书记他们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且好话不要钱地往外倒。

    等船即将抵达卢家湾的时候,众人硬是给杨厂长凑出一部“陈凡的奋斗史”,让他不禁有些呆滞、脑子转不过弯来。

    杨书记自然也看到这一幕,不禁老怀大慰,心里给唐先军记上一笔,随即对着杨厂长说道,“这是我们生产队的社员,在欢迎你呢。”

    不过安全这么一喊,确实也有作用。

    就连张文良,也昧着良心对陈凡大家赞赏,什么三伏天下地、大雪天在家里研究生产队的发展规划,说得他良心都开始有点痛了。

    谁不知道这年头最不好买的就是生产机器,即便以卢家湾的财力,想要买到合适的机器,也是千难万难。

    单单那笔陶器厂的顾问费,一个月就有100块!

    综合起来,一个月的收入估计能有4、500!

    杨书记对杨厂长的评价表示感谢,尤其是云湖机械厂对卢家湾生产队饲料厂所急需的机器特批,解决了卢家湾发展面临的急迫问题。

    随即看了看已经完工的水泥码头,“这个码头倒是卸货的好地方,不过饲料厂选址就在养殖场旁边,还是要去大队部那边卸货。”

    杨厂长微微一笑,欢迎我?难道不是在欢迎饲料机?

    唐先军老脸一黑,想吵几句吧,那丫头又是晚辈,只能气呼呼地嚷嚷,“我还怕你爹?你让他过来,看看我怕不怕他!”

    会议中,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杨厂长对卢家湾的发展给予了高度评价,赞赏卢家湾大队部领导坚持以社员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队农林渔牧副等产业,为广大社员家庭增产增收,开创了美好局面。

    看着笑呵呵的唐先军,陈凡赶紧摆手说道,“唐队长,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别说我劝不动杨书记他们,就算能劝动,那也是劝他把饲料厂搬去6队啊。劝饲料厂搬到7队?我们杨队长还不吃了我啊!”

    就拿刚才被他带走的那7个女生来说,竟然有4个参加了今年的高考,而且估分还非常高,都只差十几分就接近满分。

    可是兽医只学几天,就比兽医站的站长还强、只学了小半年的医术,就能独立出诊,还开创出一种全新的急救法、自己成绩好不说,还努力为生产队培养人才……

    等他拿起话筒,心里才重新发毛。

    唐先军可以和陈凡开玩笑,可运送机器的时候,却不会给杨书记他们找不自在。

    张文良瞬间明了,这是要开喇叭热闹热闹呢。

    ……

    杨厂长和杨书记共同坐在首位,与卢家湾大队部全体人员进行了友好的交谈。

    毕竟厂里还有浑起来指着他骂的工人,这里可没有!

    过了没多久,木船载着几十个人和两台饲料机,稳稳停在卢家湾5队旁。

    陈凡微微一笑,“还行、还行。”

    看来想把这小子调去机械厂的想法,恐怕不能实现了。

    另外三个,也是队里委托他培养的“技能型人才”。

    准大学生?还重点大学的?就这个水平?

    比我妹差远了!

    老兄弟的儿子竟然这么优秀?

    就连这次挑堤,也因为有了这些农机的帮助,可以用机器翻土,大大节省了社员们的劳动时间。

    tui!

    说完便大摇大摆地去了驾驶室。

    机械厂能给出这么高的工资吗?

    不可能!

    越是大单位,就越是注重“规则”,他一个厂领导的工资、加上岗位补贴和各种津贴,也才不到200块,哪能给下面一个干部开500块一个月?

    杨厂长却当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说道,“我下去那几年,机械厂的生产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只是生产品类还是当年我和你父亲搞出来的那些,一点进步都没有。

    既然你这么有本事,昨天也去机械厂看过,不妨谈谈你的看法,机械厂下一步该怎么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https://www.liewenn.com/b/22429/22429292/36792564.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