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师兄他说仙魔殊途 > 第113章

“朗师叔,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呀,宗门里发生了什么事,我这个作为大师兄的,难道不该知道吗?”
  玄锦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不笑的时候,他看起来还是挺严肃的。
  他这个人天生就有一种,泰山崩顶也能面不改色的气度。
  就算面前站着的人是他们天云宗的长老,就算玄锦见到他,也得尊称他一声师叔,就算朗逸仙尊已经跻身登仙境。
  但他可不会就这此服软。
  听着玄锦的话,朗逸仙尊的脸色变了又变,目光也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着好几遍。
  而后又突然笑道:“玄师侄,你可别开玩笑了,老夫也就是随口一问。既然你回来了,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吧。”
  可随即话语又变得严肃起来,“但不管怎么样,若是有谁想要对宗门不利,老夫也绝对不会容忍。”
  “至于那种会危害宗门的弟子,到底是留还是不留,师侄你心里也定跟明镜儿似的,应该也不用老夫多操心。”
  前后两句话展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宗门宗规有明确规定,他确实不能再插手,但这不意味着他会坐视此事发展。
  众人听到朗逸仙尊这句话,皆是倒吸一口凉气,他能如此说,是因为他有这样的实力,这一点谁也无法否定。
  现任掌门褚嬅仙尊闭关期间,他的实力在宗门内当属第一,若他想做什么,宗门内无人能阻拦。
  说来也奇,这朗逸仙尊是最近两个月才突破登仙境的,而他之前在谪仙境足足有百年之久。
  一朝入登仙境,他的身份自然也水涨船高,但,明面上玄锦他们虽然唤他一声师叔,可到底他并非上代掌门铃音仙尊的徒弟。
  而上代掌门唯一的徒弟,便只有褚嬅仙尊,朗逸仙尊的师尊是上一任掌门铃音仙尊的师弟。
  “弟子谨记师叔教诲。”玄锦拱手道。
  说实话,玄锦对这位师叔的印象并不好。
  他年少时就拜入宗门,褚嬅又不怎么理会宗门事务,所以这养孩子的事情便交给门内的长老们。
  长老们大多有自己的弟子,对于他们几个,管的都不会太严,唯独朗逸不同。
  他不仅对他们几个掌门弟子和其他弟子们一视同仁,甚至还会更加严苛。
  这倒不是说他人不好,只是他过于严苛,做事也尤为古板。
  幼时,玄锦不过只是想在书阁多待一会儿,便会被这位师叔斥责。
  还有他以前,不喜欢和其他弟子对剑,便总是一个人私下练剑,然后就被他这位师叔给拉过来,让他当苦力和其他弟子挨个对剑。
  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
  朗逸颔首示意,既然他交代之事已然言明,留在此处亦无必要,旋即便转身向自己居所的山峰疾驰而去。
  这长老既已离去,底下这群弟子更是茫然无措。
  玄锦的突然出现,着实令他们有些手足无措,甚至不少人都心生退意。
  “大师兄归来,朗逸仙尊亦已离去,我等是否还要继续?”有人在人群中低声问道。
  “继续作甚?莫非未曾听清玄锦所言,谁敢闹事,便将其逐出宗门。”
  毕竟作为未来宗门的继承人,玄锦的确有此权力将闹事不安分之人逐出宗门。
  这些人皆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得以进入宗门,若是此番被逐出天云宗,不仅不会被任何宗门收留,甚至可能前途尽毁。
  见这些人交头接耳,甚至不少人都打算放弃,白玖不禁攥紧了指尖,心中恨意愈发浓烈。
  如此大好机会就这般被破坏了,这可是千载难逢之良机。
  下次是否还有机会将徐子寰逐出宗门,实难预料。
  他不过是个实力不济、天赋平平、诸事皆无所长的废物,有何资格成为掌门弟子。
  他只是心有不甘,为何自己想得到应有的待遇,竟是如此艰难。
  “大师兄,关于徐子寰之事,师兄有何打算?”白玖终究还是按捺不住,蓦然开口。
  听到白玖发言,众人皆是将目光投向他,不少人都对白玖暗自钦佩,竟敢在此时提及徐子寰。
  玄锦的目光冷冷地扫过白玖,原来是他。
  经过这段时间,他逐渐回忆起前世的一些记忆。
  前世,在收徒大典上,褚嬅的确收了两名弟子,其中一人便是白玖。
  只是前世他与白玖并无太多往来,也无仇怨,所以交集不深。
  唯一的印象是,白玖最终站在了溪言那一边。
  而这一世的收徒大典上,他自以为夺得头筹,在一旁沾沾自喜,受人吹捧的模样,仍历历在目。
  他的实力倒是不错。
  若非徐子寰,恐怕如今成为他六师弟的,便是白玖了。
  只是,今生他们并非同门师兄弟,他此话问的属实僭越,那自己也无需对他过于谦和忍让。
  “我如何处置,与你何干?”玄锦眉目高挑,不置可否。
  白玖面色一滞,他万没料到玄锦会如此毫不留情地驳回他的话。
  “我,”他话语梗在喉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随即玄锦的目光扫视了一圈还站着的弟子们,沉声道,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都没事了是吧?难道宗门许久都没有进行考核,就让你们开始懈怠了?”
  一听到玄锦说起考核之事,不少年龄大些的弟子,如鸟兽散般便跑没影儿了。
  剩下那些新入门弟子一脸茫然地看着彼此,最后也茫然地紧随那些弟子们退场。
  玄锦这次回宗门,本并没有打算久待,但刚才他在朗逸面前也说了,这件事他会处理,自然要等这件事情处理好了之后他才会离开。
  “多亏了大师兄,不然我还不知道六师弟的事情该如何解决。”人群都走了,溪言却留在原地上前去和玄锦搭话。
  “解决?你觉得该如何解决?”玄锦并未接他话茬,而是反问道,“你向来处理宗门事务都得心应手,为何这一次,还非得等我回来处理。”
  “你是算准了,挖了个坑,等我回来跳吧。”
  溪言微微蹙眉,不解道,“师兄你何出此言,我如何能料到他们会聚众围堵六师弟,又如何能料到四师弟与师兄你会传信回宗门,又如何会料到师兄你会回来的这么及时。”
  玄锦淡淡瞥了他一眼,未有言语。

(https://www.liewenn.com/b/22429/22429879/36792896.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