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四合院:刀劈易中海,院里谁不服 > 第183章 老丁让人揍了

几分钟后,两人脑袋分开。
  “会有人看到的。”
  冉秋叶靠着陈建业的胸膛,担心的说道。
  “我都看清楚了,边上没人,天色都黑了,除非走到我们面前来,要不然谁能看到。”
  陈建业呵呵笑道。
  “你这个家伙,老是欺负我。”
  冉秋叶故作气恼。
  两人温存了一会,陈建业再次骑车,送冉秋叶回家。
  “过两天我再来找你,要是你学习太累了,或者想换换饭菜的口味,就去我家找我。”
  陈建业叮嘱道。
  “嗯,你回去小心点。”
  冉秋叶有些舍不得。
  贪恋和陈建业在一起的感觉。
  虽然陈建业霸道了些,但那种滋味真的很好,她也很享受。
  “放心。”
  陈建业挥了挥手,和冉父冉母告别,踩动自行车踏板离开。
  回到家,陈建业看书学习。
  之后又去随身空间里面忙活。
  第三波的农作物已经收割完毕,陈建业种下第四波。
  上次在黑市上他端掉了卖酒水的摊位,导致整个皇城根黑市都被公安端掉。
  现在都过去半个月多了,还没建立起来。
  陈建业也懒得跑去朝阳那边的黑市销货。
  距离远不说,上次事件之后,公安加大了对黑市的管控。
  去黑市那边贩卖农作物,风险比较大。
  反正农作物放在随身空间里面不会坏。
  他又没有急需要用钱的地方,索性囤积起来。
  多攒几批,然后一口气贩卖出去。
  忙活完事之后,陈建业沉沉睡去。
  第二天,陈建业醒来,照常更换裤衩子。
  ‘又得被莉姐嘲笑了。’
  陈建业把换下来的裤衩丢在地上,神色无奈。
  和冉秋叶亲热之后,他没有释放。
  两人的关系还没到那一步。
  身体太好,没有办法。
  吃完了早餐,陈建业推车去上班。
  于莉忙活完家里的事,打开陈家大门,收拾碗筷。
  瞥见地上的裤衩子,她压了压眉毛,走过去捡起来一看。
  不出所料,又是一大摊印在裤衩上。
  于莉嘴角抽了抽,每次看到陈建业裤子上的印记,她都会感叹一声,还得是小伙子,量真足啊。
  嫌弃似的把裤衩子重新丢在地上,于莉把碗筷收入搪瓷盆里,送去前院洗干净之后,又打了半桶水,把裤衩子泡进去。
  等到中午吃饭前,于莉才把裤衩子搓洗干净,晾晒。
  中午时分,陈建业照常回来,看到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心情很是舒畅。
  日子一晃过去三天。
  下班铃声响起。
  陈建业收拾好自己的工具和劳保用品,步行去自行车停放区域。
  路上,他打开面板。
  姓名:陈建业
  技能:杨氏太极拳(圆满)
  厨艺  LV3经验值  67/1000
  钳工  LV4经验值  1605/4000
  厨艺基本上定格在了LV3的阶段,想要刷满一千点经验,得靠水磨工夫。
  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钳工经验刷的速度倒是够快,奈何升级需要的总经验太多。
  还没过半。
  不过陈建业没有太着急。
  按照他目前的进度,两千多点经验值,也就半个月的事。
  稳定现在的节奏就行。
  骑上车,陈建业朝着四合院方向驶去。
  心里念叨着晚上去冉家看看冉秋叶,带着她溜达溜达。
  晚上找个没人的地方,两人亲热一下。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第二天陈建业得换裤衩子。
  好在有于莉帮忙收拾。
  距离四合院还有百来米距离,陈建业看到门口有几人站着,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随着距离拉进,陈建业很快听到那边几人传来的声音。
  好像是......有人找老丁赔钱?
  陈建业来到大门口,停下车,没着急进去。
  老丁站在板车边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明显是挨了几电炮。
  在老丁面前,站着一个和老丁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人,在他身后,还站着三个青年小伙。
  看着似乎是老爷们带三个儿子,把老丁殴打了一顿。
  “丁叔,啥情况啊?”
  陈建业主动问话。
  要是大院其他人挨揍,陈建业肯定进门,当做看不着。
  老丁不行。
  老丁参与了帮陈建业送葬母亲的事。
  陈建业一直记得这笔情分。
  “哎,没啥没啥。”
  老丁摆了摆手。
  “啥没啥,你把我家的柜子摔坏了,得赔钱。”
  “你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
  老丁面前的中年人一脸恼火呵斥道。
  “不是,运货的钱我不收你的了,你仨儿子给我揍成这样,你还找我赔钱?”
  “你要是这么的,我可要报公安了。”
  老丁气坏了,指着自己的脸庞大声道。
  “报公安?你敢报公安,老子现在收拾你。”
  中年男人身后,年长的那个青壮年指着老丁的鼻子呵斥。

  “有话好好说,别指手画脚的。”
  陈建业板着脸说道。
  “小子,你他妈谁啊?我教训老丁头,关你屁事?”
  “你要管闲事是不?”
  青年面色不善的看着陈建业。
  “丁叔,他们是谁啊?和你什么关系,怎么结怨了?”
  陈建业没搭理青年,看向老丁。
  他相信老丁说的话,作为大院老好人之一,老丁的名声是靠自己的行为长期积累下来的。
  “他们是我的主顾,下午我接了个活,帮刘赞拉一套柜子,挣三毛钱。”
  “那套柜子拉到刘家,他们几兄弟卸货,没想到最大的衣柜没抓稳,摔在地上,一下子砸变形了。”
  “其实这事怨不得我,我又没有搬柜子,他们不给我拉车的钱,还让我赔钱。”
  “我懒得跟他们扯,自认倒霉,把车拉回来了,没想到刘赞带仨儿子来堵我。”
  “我没收他们拉货的钱,他们打我我也没还手,还让我赔钱,我真不服气。”
  老丁怨气满满。
  本来拉货赚钱就是赚个辛苦钱,没想到这帮人连辛苦钱都不给他赚,还想从他兜里掏钱。
  老丁挣点钱养家糊口不容易,不可能拉一趟活挣不到钱,还给别人倒贴。
  那样他媳妇姑娘都得饿死。
  “你是刘赞是吧?”
  陈建业看向老丁对面的中年男人。
  “没错,咋的?你要给老丁出头,还是你准备帮老丁赔钱?”
  刘赞抬头,一脸有恃无恐。
  他的自信来源于他身后三个儿子。
  分别是刘大活计,刘二活计,刘三活计。
  有道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仨儿子就是刘赞欺负老丁的资本,谁让老丁只生了一个姑娘。
  完全不够打。

(https://www.liewenn.com/b/22429/22429896/36792828.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