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你猜我是不是穿越者 > 第112章 魔君有令,刘正风出来洗手!

也就在这个时候,阿飞动了,脚下连连踏步,受中黑剑犹如黑蛇般窜起,连着挑了数名江湖人士的喉咙,一时血花并现,也就在阿飞动手的那一刻,林平之和严胡二人也从外面杀将进来。
  霎时间,场中惨叫连连,而吕诵仙和祝无双等人则在吕轻侯的指示下将刘正风这家眷救下转移,岳不群等人只当没看见。
  直到相助嵩山的人快死光了,泰山掌门天门道长才出手阻拦,叫道:“诸位听我一言!”
  与此同时,岳不群与定逸师太也下场护在天门道长身边,其他人等也都纷纷停手。
  他们没注意到的是,在林平之辅一现身余沧海就溜了,连他门下弟子都不管了。
  嵩山派这边也死的只剩下陆柏一人,他恨恨的看着阿飞,说道:“惊仙剑,我嵩山派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联合姓白的这玄衣娘们与我派作对?”
  阿飞面无表情道:“你也说了,她是玄衣的娘们,而我正好是他的上司,你说我为什么要和你做对?”
  丁白缨这个时候也很长脸,抱拳行礼道:“属下见过沈大人。”
  仪琳惊呼道:“沈大哥你是朝廷命官?”
  阿飞只是点了点头,依旧面无表情。
  陆柏哪里想到会是这般关系,只好再看向林平之,严永意,胡正芳三人。
  “胡兄弟,你们又是为何?难道你们也是朝廷鹰犬?”
  胡正芳刚要说话,却见林平之挽了个剑花笑道:“我们可跟朝廷没关系,更不是玄衣的人,只是看不惯你们以多欺少,出手相助罢了,严大哥,告诉他们我们是什么来路!”
  严永意开言道:“在下魔君麾下,霹雳神拳严永意!这位林少侠同道是魔君麾下人物……”
  屋顶上,任盈盈忍不住看了李玄一眼,低声道:“他们是你的人?”
  李玄轻轻颌首。
  下方,陆柏惊呼:“你们投靠了魔教!?”
  林平之笑道:“是魔门,日月神教还不值得我们投靠,我家主上是魔祖亲传,地位比之任我行东方不败高了何止一筹,什么日月神教,明教,摩尼教,什么东方不败,阳顶天,方腊,连给我家主上提鞋都不配!”
  屋顶,任盈盈小声道:“你的属下很嚣张啊,连东方叔叔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李玄嘀咕道:“这小子,很会给我拉仇恨啊。”
  只见下面,陆柏得了理,叫道:“各位同道都看见了,刘正风还说你没有勾结魔教!?”
  林平之纠正道:“是魔门!”
  陆柏没有理会他,转而看向岳不群:“岳师兄,你们难道看着这些魔崽子嚣张跋扈?”
  岳不群也是骑虎难下,他先前之所以跳出来,是看到嵩山派此来的弟子已经被全灭,费彬又死了,这对嵩山派来说无疑是伤筋动骨,左冷禅失去一大臂助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但也不能逼迫过甚,不然左冷禅会发疯,加速吞并其他四岳的步骤,以华山剑派如今的实力,还没有资格跟左冷禅叫板,他岳某人出面说几句好话,将彼此风波化解,届时左冷禅也会念他一个好,天门道长和定逸师太也是这般想法。
  可谁成想,陆柏三言两语勾搭出一个魔门魔君来,岳某人虽然自视甚高,跟日月神教动手从不含糊,可魔门……
  尤其是那魔君还夺得了人榜第一,第三的“惊仙剑”沈飞都如此厉害了,第一的帝刀还了得?他们华山剑派跟魔门又没有冲突。
  所以岳掌门是不想再趟这趟浑水的,谁成想,陆柏这狗日的,偏偏在这个时候把他给扯了出来。
  岳掌门很为难,琢磨片刻,上前一步,拱手道:“林少侠,有关你的事情,岳某也是听说了的,原本在得到消息后,曾派遣小女与岳某弟子劳德诺去往福州,说和贵镖局与青城派……”
  “你不说我倒忘了……”
  林平之哈哈笑道:“今次来衡山林某是寻余沧海那畜牲的,余沧海,我来了,你出来!”
  众人这才惊觉,余沧海已经不见了,林平之又叫了几声,见余沧海依旧没有现身,于是道:“你不出来也没关系,我迟早会杀上青城山,届时你青城派要是能活一只狗,一只鸡,算我林平之报仇不彻底!诸位若是见到余沧海麻烦把这话带给他!”
  这着,他又面对岳不群:“岳掌门,到时候不知你会不会说和?”
  岳不群一时语塞,天门道长看不下去了,向前一步道:“林平之你的事情固然让人痛惜,可你如今委身魔教……”
  “魔门!”
  “好,魔门,岂不自甘堕落?自绝与正道侠义?你本是大好少年,为何……”
  “住嘴!”
  林平之喝断他下面的话,说道:“我委身魔门就是自甘堕落,这位是……”
  他现在是“瞎子”,所以身边的胡正芳提醒他一句。
  林平之点头:“这位天门道长,我来问你,如果我现在灭了你泰山派满门,你会不会来向我寻仇?如果你不向我寻仇,那我真的会杀光你泰山派所有人,我说到做到,到时候我就不会再向余沧海复仇,立刻脱离魔门,这样就不算自甘堕落了,你觉得怎么样?”

  天门被怼的哑口无言,一摔袖子,别过头去。
  林平之哈哈大笑:“我曾听主上说过,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若经我苦未必有我善,诸位还有什么好说的?”
  定逸师太,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喧了声佛号,但也没再说什么。
  接着,林平之道:“刘正风,今天不是你的洗手大会吗?魔君有令,快出来洗手!洗手之后快快滚蛋隐居,我看谁人敢在阻你!”
  此言一出,指挥衡山派弟子将打翻的金盆拾起,又在盆中倒入清水,刘正风站在那里洗也不是,不洗也不是,一时手足无措。
  陆柏更是尴尬,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阻止刘正风洗手。
  林平之在严永意的提醒下,得知刘正风的举动,立马就沉下脸来,说道:“刘正风,还不洗手?你若不洗,我就杀光这里所有人!”
  说着,一摆长剑:“谁要见识见识我林家辟邪剑法的厉害!”
  “林平之,修要猖狂!”
  定逸师太忍不了了,提剑跃入场间。
  “贫尼来领教你的辟邪剑法!”
  说罢,一抖长剑,刺向林平之,二人瞬间打在一处,三招过后,岳不群抓住机会挺剑攻向林平之。
  林平之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抽空还说道:“胡大哥,严大哥,你二人不要动,我倒要看看这五岳的剑法有何独到之处!”
  如此游斗许久,要看两派掌门渐渐不支,天门道长也加入战团,林平之以一敌三,顷刻间刺伤天门,一交将他踹飞。
  仪琳紧张的观看局势,眼见定逸师太不敌,抓住阿飞衣袖,祈求道:“沈大哥……”
  就在定逸师太堪堪废命之时,阿飞经不住仪琳请求,提剑而往,挡开林平之的剑锋,将定逸师太拉到一边。
  定逸惊出一身冷汗,向阿飞施礼:“多谢惊仙剑援手。”
  定逸退场只剩下岳不群独木难支,眼看就要被一剑刺中喉咙,宁中则等人大惊失色,却听到令狐冲说了句:“师娘安坐,我去会会他!”
  说话的时候,他自己闪到林平之与岳不群中间,一把将岳不群甩开,与林平之斗在一起。
  两支长剑一个比一个快,斗了百多剑后,令狐冲的神色突然一窒,脑海中传来声音。
  “你若不想让你师父猜忌,该知道怎么做的……”
  然后令狐冲就被一剑刺中肩膀。
  “大师兄!”
  岳灵珊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刚想与林平之继续相斗,却被令狐冲拉住。
  “你不是他的对手……”
  岳灵珊连忙将他扶住:“大师兄,你怎么样了?”
  令狐冲摇摇头:“不碍事。”
  林平之收剑:“还有谁!?”
  “太嚣张了,我来会会你!”
  一个没有名字的江湖剑客跃了上去,“唰!”只一剑,死于非命。
  “真当我不敢杀人?”
  林平之收剑,面对刘正风:“还不洗手?”
  刘正风再度陷入为难,金盆洗手是他自愿的,也是他期许的,可是今天却被人连续逼迫,先是逼着他不让洗手,现在又逼着他洗手,好别扭啊……
  林平之不管那些,转而面对陆柏:“你呢?是不是要领教我的剑法?”
  陆柏哪里还敢与他动手,看向刘正风期期艾艾道:“刘师兄,快快洗手吧,你若不洗手,大家都活不了……”
  “哼噗……”
  屋顶上的任盈盈忍不住笑出了声,转头看向李玄,他总觉得这滑稽的一幕与这家伙有关。
  “是不是你指使他们这么干的?”
  李玄无辜的耸了耸肩:“怎么可能,我到现在还没跟他们见一面呢,你可一直跟着我的……”
  陆柏并非贪生怕死之人,五岳剑派也多是硬骨头,不然也不可能与以残暴着称的日月神教相斗这么多年。
  但死也要死的有价值,如今他已经不可能阻止刘正风洗手了,完全没必要再把命搭上,至于以后,反正有辟邪剑谱在手,还有嵩山以及其他四岳这么大的靠山,必然要姓林的好看!
  刘正风也觉得这一幕滑稽,但为了照顾陆柏的面子,他愣是憋住没笑出声,冲四下里点点头,走上前去,将手伸进盆中。
  简单的洗了洗,没有再多说什么,也就宣告他正式退出江湖。
  就在众人纷纷向刘正风告辞准备离去时,林平之又出幺蛾子。
  “我让你们走了吗?”
  接着环顾众人:“我魔门如今也算在这大明落户了,既然落户就要发展,要发展就要银子,诸位也是赶巧了,不如就留下个几万两当是给我魔门开张随礼了,哈哈哈哈……”
  定逸师太喝道:“林平之,你不要欺人太甚!大不了我等与你鱼死网破!”
  “好啊,在这里杀了你,我再去恒山杀了你所有门人连同她们的家人!记住,这不是威胁!”
  林平之说完,就静静的等着她出手,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林平之不是在开玩笑,这家伙是彻底疯了,而将他逼疯的是谁?
  余沧海你造的好大孽!

  定逸师太没有再动手,不是她怂了,实在是……唉!
  刘正风上前,说道:“今次大家都是看在刘某面子上来的,林少侠,我看这银子就让刘某一个人出吧,你说个数。”
  林平之呵呵笑道:“这么多人,每个一万两起步,胡大哥,你算算,这里有多少人。”
  胡正芳打眼一扫,说道:“少说也有三四百人……”
  “算了,给刘大侠一个面子,就一百万两吧。”
  刘正风整个人都木了,一百万两,把他卖了也不值这么多啊,于是气氛再度陷入凝固。
  终于还是有人带头交了钱,吕轻侯拿出七万两的银票,带着同福众与吕诵仙离开。
  有一就有二,其他江湖人也都掏钱,随着天门道长的离开,场中只华山,恒山以及陆柏等人。
  仪琳看向阿飞,穷鬼阿飞只得掏钱。
  “仪琳,咱们已经够麻烦沈少侠了……”
  定逸师太出面阻止,她没钱,恒山一群尼姑也不可能有钱,就是硬挺。
  阿飞道:“无妨,我一个人也用不了这么多钱。”
  看来啊,阿飞学坏了,他看上人家小尼姑了?
  李玄这样琢磨着,然而阿飞却完全没那意思,他只是不会拒绝别人,说白了就是烂好人。
  于是在阿飞交了钱后恒山派等人离开。
  岳不群很烦躁,华山剑派很穷,不然他也不会到处跟人借钱。
  令狐冲很烦躁,他有钱,参加武道大会时,他找李乐投注赚了不少,他的钱几乎和阿飞一样多,但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笔钱拿出来。
  因为他参加武道大会是瞒着岳不群的,要是拿出来,他不知该怎么向师父交代,难道告诉他自己是被风太师叔逼着参加的?
  那师父估计会气死,剑气之别还要不要了?不管这场争斗有多可笑,也不管争斗的目的是为了理念还是权力,气宗现在是华山剑派的主流,否定这场争斗就是否定如今华山剑派的正统。
  就在令狐冲陷入纠结时,林平之突然说话了。
  “算了,你们走吧,魔君大人说,整个华山剑派,他唯独佩服两个人……”

(https://www.liewenn.com/b/22429/22429903/36792899.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