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拽妃宫斗上位,闲杂人等退退退 > 第180章 绝不给人做妾,哪怕是平妻也不行

“臣袁昊风参见吾皇。”
  “臣幸不辱使命,已将南诏大祭司和君王擒获。”
  “陛下,这是南诏玉玺,恭贺陛下大业得成,我大夏壮哉!”
  袁昊风单膝跪地,把南诏玉玺呈上。
  “昊风,快快请起。”
  “大夏有你们袁家,是大夏之福。”
  景容帝亲自扶袁昊风起来。
  甚是骄傲。
  袁家一门双将,父子都是不败战神。
  大夏能收服西戎、北狄、南诏,袁家功不可没。
  是该好好赏赐袁家了。
  手拿过南诏玉玺,景容帝眼神火热。
  现在三国的玉玺都拿到手了,就差东海……
  余光看了眼东海八王爷和小郡主,景容帝志在必得。
  只不过收服东海国的手段,需相对温和一些。
  毕竟三皇姐远嫁到东海国和亲。
  现在更是东海的贵妃。
  若他执意以武力攻打东海国,恐怕两败俱伤。
  一旦大夏有难,西戎、北狄、南诏势必会反扑。
  好不容易才打下的江山,可不能分裂了。
  “父王,原来他就是那个有小战神之称的袁昊风啊。”
  “女儿欢喜他!只有这样的的大英雄,才配得上女儿。”
  小郡主眼睛亮晶晶。
  眼神牢牢黏在了袁昊风身上。
  “珠儿,不可胡闹。”
  “若那袁昊风已经成亲生子了呢?”
  “我们慕容皇室之女,绝不给人做妾,哪怕是平妻也不行。”
  八王爷不甚赞同女儿想法。
  东海国的郡主,跑去大夏当妾室,成何体统?!
  “女儿有预感,他还未曾婚配。”
  “毕竟女儿才是他的真命天女,女儿未出现,他怎么能婚配?!”
  慕容珠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珠儿,同样的话,你已经说过不下十次了。”
  “从东海一路到大夏,你见一个喜欢一个。”
  “又怎知这个袁昊风就是最后一个?”
  八王爷很是头疼。
  对这个老来女,打不得骂不得。
  只能哄着。
  “父王,这不能怪女儿。先前那些男子,知晓了女儿的身份后,就盯上了女儿的银子。”
  “都还没成亲呢,他们就动手动脚,想生米煮成熟饭。以为让女儿怀上他们的孩子,女儿就跑不掉,整个东亲王府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这些软饭硬吃的小白脸,怎配得上女儿?”
  慕容珠理直气壮。
  皇家的郡主,有自己的骄傲。
  绝不向心怀不轨之男低头。
  八王爷叹了口气。
  他和王妃共生了五个儿子。
  儿子多了就不值钱了。
  就这么一个娇娇女儿。
  自然是舍不得让女儿吃苦的。
  所以才亲自陪着女儿周游各国。
  欲给女儿选一门好亲事。
  可走遍了几国,都没成。
  眼下,大夏是最后的选择了。
  这个袁昊风,早有耳闻。
  是个人物。
  得之,是大夏皇帝的福气。
  只是不知,有没有婚约。
  也罢。
  为了女儿,势必要问清楚。
  “咳咳……”
  八王爷上前,正欲跟景容帝询问关于袁昊风的私事。
  却突然听到一阵刀剑的声音。
  “有刺客,保护陛下!”
  袁昊风拔出刀剑,把景容帝护在身后。
  顺手把碍事的慕容珠,也一并扯到身后。
  慕容珠直勾勾看着那个比山还伟岸的背影,心扑通扑通跳着。
  “大夏将士听令,保护陛下,诛杀刺客!”
  袁奕山也拔出剑。
  不过是片刻的工夫,就召集武将列阵。
  把景容帝和东海国一行人,紧紧包围在安全圈内。
  不会武的大夏官员,也被侍卫保护起来。
  铿铿锵锵,刀剑相搏。
  一个个刺客倒下。
  “杀!”
  袁奕山一声令下,倒下的刺客更多。
  寻常刺客,哪里是训练有素的武将对手?
  不过半个时辰。
  所有刺客被拿下。
  “糟了,娘亲!妹妹!”
  袁昊风惊呼。
  拔腿就欲往里殿跑去。
  “无碍,里殿有陛下的龙卫。”
  “爹也安排了袁家军守着。”
  “刺客出现时,爹便让人护送女宾去了昭阳殿的暗室。”
  袁奕山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
  更何况事关夫人、女儿和外孙们的安全。
  听到父亲的安排,袁昊风松了一口气。
  “陛下,这些刺客,身份有些蹊跷。”
  扯开刺客们的黑巾。
  看着刺客们的脸,袁奕山和袁昊风瞳孔一惊。
  昭阳殿里殿。
  血流成河。
  巧珠和侍香一人抱着一个孩子,紧紧把小主子护在怀中。
  外圈还有连翘、春晓等人,团团把人护在安全圈中。
  更外一层,还有龙卫、袁家军,护着小主子。
  两个小家伙,被一圈又一圈保护着。
  女宾们一个都没受伤,被皇宫侍卫护在角落。
  只是有些狼狈而已。
  袁允棠、桑枝和东太后,一人拿着一把剑,审问着刺客。

  “说,到底谁派你们来的?”
  袁允棠拿着剑,挑破刺客的黑巾。
  可刺客面露凶相,阴狠瞪着袁允棠,一个字都不说。
  “你瞪本宫?”
  袁允棠挑眉。
  勇气可嘉啊。
  无需袁允棠开口。
  龙卫直接剜了刺客的眼睛。
  啊——
  刺客双目被剜,满脸是血。
  其他刺客瞳孔一震。
  “你说。”
  桑枝拿剑拍了拍另一个刺客的脸。
  刺客眼睛闪过惊恐。
  想要逃,可被捆得严严实实,无路可逃。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
  刷——
  桑枝直接挑断了刺客的手筋。
  鲜血还溅到桑枝衣裳上。
  “晦气!”
  桑枝恼羞成怒,发泄般挑断了刺客的脚筋。
  东太后则气定神闲用帕子擦拭着剑。
  “哀家已经很多年没有亲手杀人了,不知道剑术有没有退步。”
  “待会儿若是疼,你忍着点。”
  “哀家很快的。”
  东太后温声细语。
  就好像在跟宫女闲话家常一样。
  “我说,我说。”
  “我们是无邪阁的杀手,有人去无邪阁买凶,我们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至于是谁要杀你们,只有阁主才知道。”
  第三个刺客吓得瑟瑟发抖。
  不是说后宫的女人娇滴滴的吗?
  怎一个比一个凶狠?
  这到底是皇宫还是土匪窝?
  无邪阁?
  袁家三人对视了一眼。
  到底是谁这么恨她们?
  以至于特意挑了满月宴,来杀她们?
  袁允棠眼神落在其他刺客脸上。
  当看到其中一个刺客耳朵有耳洞时,袁允棠眼睛眯了眯。
  大夏男子从未有耳洞。
  此人不是大夏人!

(https://www.liewenn.com/b/22429/22429922/36792831.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