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给蜜姐开本娱乐文,你写我老公呢 > 第149章 有苦难言

"那时我内心的痛苦难以言表。"他的话语中充满了苦涩。"直到去年,妻子才终于生了个儿子,算是圆了我的心愿。"老王说着,依然无法释怀。但秦风对此看法截然不同,不认为这是多严重的问题。
  他与秦京茹结婚后,二人相敬如宾,年纪尚轻,还未考虑过生育。"没关系,这事不急。"秦风轻笑以对。
  "我还是建议你们早点生个孩子,不然时间长了会被闲言碎语。"老王热心地劝导,而秦京茹听着这话题,羞涩地离开。秦风看到这一幕,觉得好笑,他欣赏秦京茹的害羞,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她的爱。秦京茹是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只是自卑感较强,可能是原生家庭影响所致。秦风思想开明,时常引导她。与秦风相处的日子里,每天都充满甜蜜。随着时间流逝,这份幸福感愈发强烈。秦京茹深知秦风对自己的尊重,他从不性别歧视,对女性有着深深的敬意。
  老王看着秦京茹离去,自嘲地笑道:"莫主任,我这张嘴是闲不住的,别见怪。"
  "但我对你掏心窝子说的话,你还是要认真对待。"他对着秦风笑道。
  "好的,我明白,谢谢!"秦风敷衍道,毕竟自家事无需他人指点。
  九又登门拜访
  老王走后不久,刘海中前来拜访。
  "莫主任在家吗?"他嬉皮笑脸地问道。
  "听起来是刘海中!"秦京茹对他的声音已相当熟悉,不仅因同住四合院,还因为刘海中近来频繁造访。
  "应该是他,让他进来吧。"秦风对秦京茹说。"莫主任,我又来了。"刘海中还是那副笑脸。
  "你可以来,但别给我添麻烦。"秦风语气严肃。
  "莫主任,我不会再惹事了,真的。"刘海中有些不好意思,同时目光转向剩下的蛇汤。"莫主任,你们家居然有蛇汤?"他赞叹道,仿佛看见了宝物。
  "当然可以品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秦风直觉刘海中另有目的,经历过之前的事件后,他对刘海中多了份警惕。
  "其实是这样的,莫主任,我特意来道谢。"刘海中拿出几个鸡蛋,"这次的事情,多亏你帮忙解决了。"
  "不用谢我,这些都是你应该自己处理的。"秦风婉拒刘海中的鸡蛋。
  只要他不给自己添乱就谢天谢地了,从没想过会接受他人的馈赠。
  “莫主任,当然得感谢你,没有你的话,事情就没那么简单。”刘海上一再强调。
  “心意我们心领了,鸡蛋还是请你们拿回去吧!”秦京茹连忙说道。“不行,莫主任,如果不收下,我会过意不去的。”刘海上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激动。
  看来这些鸡蛋是非收不可了。
  夜色中人心惶惶,忽然间狂风暴雨倾盆而下,窗户被吹得乒乓作响。
  “这风真大,雨声也特别响亮。”秦京茹担忧地看着秦风说道。“只是雨大而已,别担心,快睡吧。”秦风显得不太在意。
  说完后,他翻了个身,继续沉睡。外头风雨渐强,雨声也越来越大。
  最终,巨大的声音惊醒了秦风,他意识到可能有事。“不对,这场雨确实太大了。”秦风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穿衣服。
  “我早就说了,雨太大,听着都让人担心。”秦京茹也急忙起来。“莫主任,快开门!”她催促道。
  门外的人敲门声急促,砰砰直响。“来了,来了!”秦风撑着伞,迅速出门开门。原来是四合院邻居求助。
  “莫主任,这雨真是邪门,大家都聚过来了。”那人慌乱地说,“大伙都在院子里,不知该怎么办。”
  秦风立刻赶往院子,只见众人已撑伞披雨衣,焦虑不安。“雨下得太大了,会不会出问题?”他们向秦风询问。
  “大家先进屋,慢慢商量对策,应该没事。”秦风让他们进屋,外面的风雨确实太猛烈,人们聚在一起,心神不宁地讨论着。
  “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
  “会不会把房子淹了?”
  “得赶紧收拾东西,贵重物品先搬出去。”屋内人虽然紧张,但并未闲着。
  在这样的风雨面前,人类力量显得如此渺小。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人们的思绪变得紊乱。
  看着周围人慌乱的表情,听着风雨声,秦风也觉得诧异。这场雨确实来得太突然了。
  此刻的情绪比平时更为紧张,这让每个人感到不安,不知道如何应对。
  秦风明白,尽管雨势大,还不至于恐慌,但院子的慌乱气氛让他决定过来探望。毕竟,这只是形式上的关心。
  他并未发表意见,坚信雨会过去。然而,天空愈发喧嚣,雨声风声不断加大,让人越发坐立不安。“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说得对,得赶紧把贵重物品搬到高处,否则就来不及了。”人们愈发慌乱,纷纷响应。
  听到有人提议,其他人也附和,现场一片混乱。这混乱源于最初的不安,现在更是雪上加霜。秦风不能再沉默了。“雨确实大,但不至于夸张。”

  “大家别慌,保持冷静,没什么好怕的。”他站出来,试图平息这场  动。
  “对,村里有那么多老人和孩子,行动不便。”刘海中这时也忍不住插话,提醒大家雨天的困难。
  "正因雨势太大,我们应该转移至安全地点,"那人坚持己见,担忧大雨可能带来的风险。"在家待着更安全,这些老人小孩出去恐怕有危险,"刘海上连忙强调,试图说服大家。"你说得对,大家别慌,一切都会没事的,"秦风赞同刘海的看法,他深知保持冷静的重要性。
  令人意外的是,关键时刻,刘海的思维依旧冷静如常。
  自那件事后,人们对刘海的印象不佳。然而这次,秦风对他的看法有了转变,在危难时刻能保持冷静实属不易。他们的村庄地势不算低,除非洪水暴发,否则不会有太大问题。
  看着窗外倾盆大雨,秦风也略感忧虑,但他相信不会有太大危险。正如刘海所说,留在家中更安全,特别是家中有老弱病残,行动不便外出确实危险。"你们怎么如此顽固?快点逃走吧!"那人坚持撤离的主张。
  "你家里既无老人也无孩子,单身汉怕什么?"刘海毫不客气地讽刺道。
  那个坚持立即撤离的人是个单身汉,刘海的话触动了他的神经。
  听到刘海一再提及单身汉的事,他愈发恼怒。单身汉最忌讳别人提及此事,这是他们的底线。
  ---
  九十情绪激昂
  "单身怎么了?单身就应该坐以待毙吗?"那人怒目圆瞪,反驳刘海。
  "你这是混淆视听,会危害到老人和孩子,"刘海毫不退让,指出对方的不当言论。
  "你胡扯,我是在救人,"那人辩解道,但显然内心有所不满。
  "倒是你居心叵测,想让大家陷入危险,"那人说着,拳头紧握,气氛剑拔弩张。
  ---
  "要不,我们投票决定吧,"秦风看出争执升级,提议寻求公正裁决。眼看刘海与那人几乎要动手,他赶紧出面调解。
  ---
  所有人都积极响应秦风的提议,投票决定去留,现场顿时喧闹起来,人们开始投票。"投票结果出来了,双方票数相同,"秦风对平局略感不甘。
  或许这是命运的安排,让众人左右为难。"主任,现在怎么办?"有人询问。"是啊,还是离开吧,这样太危险,"反对者坚持。"不行,留下比较安全,"支持者也毫不退让。
  ---
  现场再次陷入争论,秦风皱起眉头。经过深思熟虑,他做出了决定:"随你们的选择,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他宣布,仿佛接受天意,让每个人自主决定。
  "看来只能这样,我们要走了,"一些人坚决要离去,"我们要留下,"另一些人则坚守家园。"家里的老人孩子经不住这种折腾,"两边声音交织。
  秦京茹默默地站在秦风身后,面对混乱,她依赖秦风的决定。尽管许多人撤离,秦风仍坚信没事,安慰秦京茹:"很快就会没事的。"秦京茹笑着表示,只要有他在,她就安心。
  ---
  次日,雨停了,阳光普照。一切如常,没有严重的后果,人们欢欢喜喜地返回四合院,称赞莫主任的明智决策:"听从莫主任的建议,总是对的。"
  "没错,昨晚那些人折腾到深夜,估计现在都累懵了吧。"  大家幸灾乐祸地评论道。这也难怪,他们昨晚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却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回想起那些人的决定,他们不禁觉得好笑。然而,秦风并未发表意见。
  不论何时,他尊重每个人的抉择。秦风只是尽己所能提供更好的建议,做事只求问心无愧。对于昨晚的事,他并未多加评论。他们安然度过暴雨,只是地上一片狼藉。尤其是搬走的人,留下了一些垃圾。慌乱中,有些人甚至遗失了贵重物品。于是,秦风提议:“大家动手,一起收拾一下吧。”“贵重物品全部登记,等失主认领。”在莫  排妥当后,众人积极响应。
  经历过一次次事件,他们发现秦风的建议总是对的。秦京茹则带领女人们准备饭菜。
  "这样吧,男士们处理残局,我们帮他们做饭。"  秦京茹微笑着对女人们说。“说得对,咱们好好享受一顿。”“对啊,让那些搬走的人后悔去吧。”女人们一边做饭一边打趣着。
  经此种种,他们确认秦风的方法确实有效。秦风行事稳健,从不置众人于险境。他思想开明,尤其不歧视女性。这些女性对秦风深感敬佩,更确切地说,是尊敬。
  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女性地位确实不高。但秦风常教导他们男女平等,经过他的努力,已有改善。“饭菜做好了,快来用餐吧。”秦京茹做完饭后,邀请大家到院子里共享。
  吃完饭,大院里气氛和谐,人们边吃边聊。不久,搬出去的人陆续回来,疲惫又狼狈。他们一整夜未眠,结果发现一切平安,显得失落。回到院子,看到留在的人正享用美食,他们脸色阴沉。“我们忙活了一夜,你们倒轻松自在。”他们的语气带上了讽刺。

  “这样说就不对了,你们自己选的路。”刘队长毫不客气地反驳。
  190-200
  看到逃出的人归来,秦京茹热情相迎。毕竟同在一个村子,大家都知道他们昨晚辛苦劳累。“你们终于回来了,快过来吃点东西!”秦京茹真心实意地邀请。
  她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准备盛饭。然而刚回来的女人并不领情,认为秦京茹在讽刺他们。她们虽然辛苦一晚,但村里其他人却安然无恙,她们自己却狼狈不堪。“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居心不良吧!”一位女人阴阳怪气地说。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感到刺耳,他们明白秦京茹并无恶意。秦风在一旁目睹,尽管心中不满,但他身为男人且是主任,不愿与女人计较。“你可能误解了,我不是那个意思。”秦京茹连忙澄清,却被对方曲解。
  女人越说越过分,甚至出言不逊,对着秦京茹翻白眼并辱骂。这让秦风无法再袖手旁观。“现在的人怎么了?”他质问道,“一个个都这么刻薄。”
  “一点小问题就被拿来取笑。”她言语粗鲁。
  秦风看不下去,作为男人,他认为有些事无需争论,公道自在人心。他相信其他人能理解他的立场。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女人的丈夫也在一旁破口大骂,言语更加恶毒。
  第137章  猪八戒倒打一耙
  “你还不就是为了袒护你的妻子,你说他没嘲笑我们?”这两人居然激动起来,这正是猪八戒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若你们这样说,我们就彻底讨论清楚。”秦风决定不会就此罢休,有些人就是被惯坏的。眼看双方争执越来越激烈。
  第90节  结下了梁子
  旁观者见状不妙,两家人愈吵愈烈,情势逼近动手。毕竟同住一村,他们不能坐视不管。于是纷纷过来调解。
  “我看算了,本就是一场误会。”
  “没错,冤家宜解不宜结,就到此为止吧。”大院里的人都赶忙出来劝阻。“我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吗?”
  “如果不是他们太过分,我才不会计较。”莫  气冲冲地说,他黑白分明,不轻易冤枉他人,也不轻易妥协。秦京茹深知秦风的性格,连忙在一旁劝解:“算了吧,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咱们还是邻居。”秦京茹轻拉秦风衣角,希望他顾及颜面。她也不想事情闹大,于是秦风最终放弃。“那就这样吧,此事到此为止。”“但愿你们能好好反省。”“别总是揣测别人的内心。”说完,秦风和秦京茹转身离去,那对夫妻仍一脸不服气。
  然而看到大院里众人议论纷纷,他们只好作罢。那户人家姓杨,村里对他们口碑不佳。这件事后,他们对秦风心生怨恨。“这事越想越窝火。”老杨回家后对妻子发泄。
  “有本事你冲着秦风他们去,冲我算什么?”老杨的妻子不耐烦地回应,这让老杨更加烦躁。“这事还没完,我不会放过他们的。”说完,老杨气冲冲地离开。
  一想起当天的事,老杨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恰好两家农田相距不远,一个  的念头浮上老杨心头。
  “秦风简直不讲理,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老杨咬牙切齿道。
  已是深夜,四周漆黑一片,老杨趁夜色悄悄破坏秦风家的田地。
  第90节  被人
  “莫主任,大事不好,你的田都被毁了。”
  刚要出门的秦风被一名村民慌张推开门,他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什么?”他的田地昨晚还好好的,他种的庄稼向来茁壮。
  “你自己去看看吧,你家的庄稼全被糟蹋了,真是可惜。”村民摇头叹息,事情似乎很严重。秦风闻言立刻飞奔而去,秦京茹紧随其后,谁也没料到一夜之间会有这样的惨剧。
  来到田地,眼前景象让他们惊愕,原本肥美的庄稼都被践踏。农民对此无法忍受,这是他们辛勤劳动的成果。“是谁干的?”莫  吼。“不清楚,应该是趁着黑夜干的。”
  “太过分了。”
  “民以食为天,庄稼对我们老百姓至关重要。”村民们看着秦风的田地受损,心痛不已,但又不知罪魁祸首。
  最终,此事不了了之。得知结果的老杨暗自得意。“想跟我斗,没那么容易!”他幸灾乐祸地想着,在家中举杯庆祝。然而,这种事情绝不能声张,老杨觉得自己终于出了口气,欣喜若狂。正当他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一封信打破了平静,他看到信件内容,手中酒杯颤抖。“你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我可都看到了。”
  “想要我不曝光,赶紧拿钱……”原来是一封的勒索信。
  昨晚,当老杨企图破坏秦风的田地时,他却意外成为了另一个人的目标。这位神秘人物行事同样隐秘,他并未选择站出来主持公道,而是选择了对老杨采取行动。
  面对这种困境,老杨只能自认倒霉,将苦涩吞进肚子里。他遵照信件指示,默默地转账了钱,而且必须对任何人都保密。这让老杨感到纠结不已,原本想借此机会泄愤,结果反而被狠狠  了一笔。

  老杨内心的憋屈难以言表,连妻子都瞒着,唯恐消息泄露。他明白,既然犯下了错误,就只能接受后果。而那位对老杨下手的人,则在暗中窃喜,庆幸一切进展顺利。
  ---
  村民们私下里议论纷纷:“莫主任家的田地被糟蹋成那样,真是让人心疼。”“是啊,该怎么办?”“今年的收成就要泡汤了。”他们对秦风充满同情,但他并未多言,因为后果已无法改变。
  秦风内心发誓要揪出作恶者,于是开始秘密调查。“究竟是谁破坏了我们的田地,太过恶劣了!”秦京茹对此事深感不忿。“你别管,交给我来处理。”秦风坚定地说,随后悄然展开调查。
  老杨对此事感到不安,想起当时冲动毁坏田地,如今见到秦风田地的惨状,他心里愧疚。更别提自己因此受了损失。他开始反思,如果早知如此,绝不会这么做。渐渐地,他对秦风的态度有所缓和。
  一日,两人在路上偶遇。“莫主任,你要去哪儿?”老杨远远打招呼,但想起过去的敌意,秦风觉得对方的变化不对劲。“老杨,我们谈谈吧?”秦风叫住他,这让老杨心惊胆战,担心被问及田地之事。
  借口有急事,老杨匆匆离开。秦风察觉了他的异样。回家后,他向秦京茹提及此事。“老杨最近行为古怪。”秦风分析,“他可能毁了我们的田地。”
  秦京茹听后惊讶,她不愿相信,尽管两家曾有过矛盾,但她认为没必要毁害他人。秦风指出老杨见到他时心虚的模样,秦京茹提醒要有确凿证据,否则会让人笑话,她是个善良的人,不愿随便冤枉人。
  秦风坚信能找出证据,他有了调查方向。起初不知何人所为,但现在怀疑目标明确,决定追查到底。
  ---
  90  深入挖掘
  “听你这么一说,老杨确实可疑。”秦京茹认同秦风的看法,她意识到老杨的行为存在问题。那日的情况,大院的人都看见了,老杨对他们的怨恨昭然若揭,嫌疑指向他。
  秦风观察到老杨的异常,更加证实了这一推断。“不如我们设个局,也许  就能显现。”秦京茹提议。秦风同意,认为这是个好办法。
  “我敢肯定,就是老杨干的。”秦风凭借直觉确认自己的猜测。他们为了确保公正,决定一起设计一个圈套。当他们在老杨回家路上相遇时,秦京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找你有事?”老杨显得慌张,他们以此试探,秦京茹内心已经有了答案。

(https://www.liewenn.com/b/22431/22431621/36792862.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