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又被男神撩上热搜 > 第22章 男人比手机好玩多了


        

                
【此时有一只河蟹爬过】

                
余北以前觉得男神应该拿来远观,供在神坛上瞻仰的。

                
不敢相信,他不光亵玩了,还揉搓捏住抓了这么久。

                
咋形容呢。

                
手酸。

                
余北深刻地认识到了一个错误,在此写一份沉重的检讨:

                
我错了,男人比手机好玩多了!

                
顾亦铭闭着眼睛仰躺在靠座上,好看的喉结上下又涌动了一下。

                
看吧,十分地享受和回味。

                
空气都凝固了,顾亦铭浓厚的呼吸清晰可闻。

                
余北哆哆嗦嗦抽纸,把他正装上的污迹擦拭干净。

                
一滩滩的,顾亦铭是只奶牛吧?!

                
东西都飞飙到领口了,余北怀疑他是不是攒了一年。

                
顾亦铭睁开眼睛看着余北。

                
“幺儿,不好意思。”

                
“啥?”

                
余北这才发现,自己一副眼眶红红的,身体发着抖,像极了被人凌辱羞愤的模样。

                
顾亦铭以为我生气了?

                
其实我只是太激动了。

                
甚至有点血脉喷张。

                
可不敢说,我馋顾亦铭的身子馋得发抖?

                
“哈哈。”余北故意笑了两声,“你多久没射了?”

                
“不记得了。”

                
是因为太久,所以不记得?

                
还是因为三天两头,才不记得?

                
“你平时多久撸一次你忘了?”

                
顾亦铭想了想:“太久了,至少大半年吧。”

                
余北不信,他身边莺莺燕燕红男绿女的,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怕不是被法海开过光。

                
“那你怎么解决?”

                
“反正会梦遗呗……”

                
余北啧啧两声,咕哝道:“多浪费啊……”

                
“什么?”

                
“没什么,好话不说第二遍。”

                
“浪费?”顾亦铭似乎对这个话题略有兴致,“你想吃啊?”

                
“你滚。”

                
余北模仿着顾亦铭平时提起gay的表情,一副资深直男的死样子。

                
呵,说起来我也是专业第一名毕业的。

                
要是王教授知道毕业后,我把学习来的成果全用在这上面,不知道会不会吊销我的毕业证。

                
别看顾亦铭现在亲密得让余北碰,万一他真发现了余北是个gay,说不定连葫芦兄弟都没得做。

                
顾亦铭邪笑了笑:“幺儿,我果然没有看错。”

                
余北心里一紧。

                
啥?

                
他看出什么来了?

                
难道被他发现我其实是暗藏在他身边的小基佬了?

                
“你的技术真不错,比我好多了。”

                
余北挺自豪,其实他这第一次,还没发挥好呢。

                
“是么?”

                
这算什么。

                
我还有更多的招术期待您的解锁呢。

                
“是啊,我以前自己都得花一个小时的,没想到你只用了四十分钟。”顾亦铭砸吧着嘴回味儿,“手也软,原来打飞机这么舒服……”

                
顾亦铭平时也是养尊处优的,但他常做力量训练,手指结实,骨节硬邦邦的,当然不如余北的一双巧手。

                
“你不会迷恋上我的手了吧?”

                
“嘿嘿。”

                
嘿个毛啊。

                
你不是直男吗?你要否认啊。

                
余北只是吹牛的,他做手工次数也不多,以前的技术早就荒废了。

                
“顾亦铭,你现在比我还gay,你可注意一点吧。”

                
顾亦铭显然听都没听,自顾自地系皮带。

                
“你还没擦干净呢。”

                
“算了,这套衣服弄脏了,回去就扔了。”

                
这个败家爷们儿。

                
这可是法国高定啊。

                
又不能直接扔洗衣机,更不能拿去干洗。

                
那么问题来了,高定正装为什么不能洗涤?

                
因为他们根本没想过洗了再穿。

                
余北的心脏无意中被扎了一箭。

                
“你怎么办?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我不想。”

                
余北果断拒绝。

                
这也太刺激了。

                
万一他在顾亦铭手里撑不过五秒,那就笑死人了。

                
没想到顾亦铭下一秒动作直接倾过来,一把抓了下小余北。

                
“靠……你干什么?”

                
余北差点当场就交代了。

                
“你还说你不想,都硬成铁杆了。”

                
“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余北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你赶紧开车回家睡觉吧!困死了……”

                
“真不用?”

                
这时候你贴心个毛线劲儿?

                
“快走吧。”

                
顾亦铭将信将疑地去了驾驶室,却没有启动引擎。

                
“你在等什么?”

                
“等你坐前面来啊。”

                
“毛病……”

                
顾亦铭指定是有强迫症,余北不坐副驾驶他就不会开车了?

                
余北只能跑到前面系好安全带。

                
“我先送你回家。”

                
“你呢?”

                
“我回一趟公司。”

                
“这么晚去干嘛?”

                
“和老卢说点事儿。”

                
“那我也去。”

                
“你不是困了么?”顾亦铭转头看他,“回去睡觉,乖。”

                
“又不困了。”

                
余北倒要看看,他这么晚了要去和谁私会。

                
顾亦铭倒没再说什么,车子直奔公司大楼。

                
余北屁颠屁颠跟在后头,他来公司的次数不多,他也没经纪人,事情都是老卢一起打理,有活儿公司会派车接送。

                
总裁办公司可真大啊,瞧瞧这弧形办公桌,瞧瞧这落地窗,瞧瞧这灯泡,一个开光能控制四种光亮颜色和大小,余北在那开关开关,玩得起劲儿。

                
“你先在这儿玩会儿电脑,要是困了就去里面休息室睡吧。”

                
“知道知道。”

                
我又不是小朋友,还玩电脑,切——

                
老卢带着小脸走过来,塞给余北一杯水。

                
“小北,来喝杯水。”

                
老卢不老,但是带着老父亲般的慈爱。

                
估计是跟顾亦铭学的。

                
余北看他眯眯眼小胡子就想笑,看样子谁能知道他是娱乐圈随随便便捧红,又能随手毁了一个人的顶级经纪人呢?

                
他们俩抛下余北一个人,去旁边的小会议室了。

                
余北从百叶窗看他们俩,不知道在唧唧呱呱密谋些啥。

                
余北无聊,临摹着顾亦铭和老卢的背影,在电脑上画了一副狼狈为奸的肖像画。

                
他打了个哈欠,忽然余光瞄到办公桌上的一个相框。

                
是一个可折叠的变形相框。

                
封面是一张合照,余北和顾亦铭在海城影视学院的校门外,穿着毕业时的学士服。

                
顾亦铭那时候就不爱笑,虎着脸跟谁欠他钱似的。

                
而余北则没有一点变化,咧着嘴笑得没心没肺,趴在顾亦铭背后让他背着,还对着镜头比剪刀手。

                
顾亦铭居然把他们的亲密合照摆在总裁办公室的桌子上?

                
余北都惊了。

                
要不是知道顾亦铭是根铁直男,还以为他暗恋我呢。

(https://www.liewenn.com/b/55/55377/32571796.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