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情终 > 第84章

从把白敬气走,李书意就想两个人的关系大概到头了。谁知道这人第二天不但照常出现在他病房里,还带来了两个特殊的客人:宋潇潇和唐雪。

        人家看望病人,通常都送些颜色淡雅的剑兰、康乃馨什么的,宋潇潇倒好,捧着一束浓艳的玫瑰,配上她那张脸,生怕引不起别人注意。

        她今天是去找白敬谈公事的,谈完,又提起要来看李书意。其实从李书意醒来的消息传开后,想来看他的人可不少,连赵芝韵都念叨过,要准备些营养补品送来,但全都被白敬给拒了。像严维这样白敬多年的朋友,也没能上得了门。宋潇潇也提过好几次,难得这次白敬居然同意了,她自己都挺意外。

        宋潇潇把花放好后,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床边,细细打量着李书意,道:“来看你一眼可真不容易。”

        李书意笑:“这病恹恹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在他眼中,自己形容枯槁面容憔悴,还是个动弹不得的残废,实在是难看到了极致。

        可在宋潇潇眼中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大概是为了好打理,眼前的人头发被剃短了,俊朗的五官越显深刻,看起来比以前西装革履的样子还小了几岁。因为长时间不见太阳,领口露出来的皮肤莹白得晃眼。最重要的是,以往雷厉风行高高在上的男人,现在这样羸弱地躺在床上,好像无论你对他做什么,都无法反抗挣扎,让人禁不住想,他若哭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宋潇潇嘴里“啧啧”两声,强迫自己转移了注意力,问他身体恢复得如何。

        李书意答了话,视线落到她身后,从进门起就远远看着他,一动也不动的人身上,轻声叫:“唐雪。”

        唐雪鼻腔一酸,她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听到这个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了。又慌忙收拾好情绪,往前一步,习惯性地喊:“李总。”

        李书意也不纠正她,笑着问:“你过得还好吗?”

        唐雪连连点头:“我,我很好,您别担心。”宋潇潇在一边不满,“你放心,你的人我自不会亏待。”

        李书意朝她颔首:“那就谢过宋小姐了。”

        宋潇潇“嘁”了一声,不悦道:“口头上的谢算什么,等你好了,我自然会上门要你好好谢我。”一年过去了,她还是这样飞扬跋扈直来直去的性子,可李书意跟她共事过,知道这位大小姐工作起来时,论魄力手腕丝毫不逊于男人。

        为了不打扰李书意休息,两个人也没久待。只是宋潇潇这人,临到要走了,还把自己的名片抽出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到唇边印了个口红印,再懒洋洋地插进那捧红玫瑰中,笑得意味深长:“李书意,我以前说过的话,现在依然算数噢。”

        “宋潇潇。”从他们进来后就一直坐在李书意身边,默不作声的白敬冷下脸,语带警告。

        宋潇潇不理他,还挺潇洒地朝李书意挥了挥手:“拜~”然后就带着唐雪走了。

        等人离开,白敬一秒都没耽搁,走到那捧玫瑰前,抽出那张还散发着香水味的名片,面无表情地扔到了垃圾桶里。今天宋潇潇说要来,他想着唐雪好歹跟了李书意这么久,人也本分尽责,才同意了。谁料宋潇潇能这么不安分?又觉一阵烦躁,转头问李书意:“她以前跟你说什么了?”

        李书意皱眉,他都不记得宋潇潇跟他说过什么,怎么回答。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跟白敬谈及正事:“我要去龙潭市。”金海市内最好的疗养院是怡和,那个地方,李书意半步也不想靠进。既然要走,索性走远些。

        让他意外的是,这回白敬竟然没阻拦,只不过提了一个要求:李念要留在他那里。

        其实他不说,李书意自己都没想好李念要怎么办。孩子还这么小,若要带走,他没办法亲自照顾,交给别人,他也不放心。既然白敬现在答应得这么爽快,看来是接受了他的提议,两人就当个普通朋友,也不必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李书意想了想,他身边真要找个值得相信,能照顾好李念的人,除了白敬,还真没有第二个人选,就答应了下来。等他身体恢复了,再去接走李念便是。

        白敬得了他的允诺,脸色才算好看了一些。他重新在李书意身边坐下,把从家里带来的照片拿出来,一些是李书意小时候,一些是李念现在,并在一起看了几秒,又递到李书意面前问:“你看是不是一模一样?”

        李书意都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这么些照片,别别扭扭地扫了一眼,也不吭声。其实他觉得不怎么像,他从小性格就冷淡古怪,照片里从来不笑,李念呢,倒跟他完全相反,几乎找不到不笑的时候。

        “不然我把他带过来给你看看?”白敬提议道。

        “不必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李书意的观念中,孕妇和小孩都应该离病房这种地方远远的,所以傅莹想带双胞胎来看他,他也不答应。

        其实比起李念,他现在倒更在意另一个孩子,就算对李念的出生后悔万分,但以后孩子是他养,总能慢慢补偿。可白意呢,归根结底是他搅黄人家白敬的婚事,还强迫人家做了代孕,害得小孩没有母亲。以后如果白敬成家有了孩子,白意在这个家庭里如何自处?那个时候更不知道他和白敬还有没有往来,如果白意受了委屈,他能不能帮忙?又该怎么帮?说来说去都是愧疚。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当务之急要解决的问题……

        李书意看向白敬:“你把孩子的名字改了。”

        白敬手里还在翻着照片作对比,得了什么趣味似的,闻言道:“什么名字。”

        李书意张了张嘴,想了想都觉得难以启齿,许久才勉强吐出两个字来:“……白意。”

        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初次听到这个名字时的心情,尤其还从魏泽他们那里得知,眼前这个人,是怎么跟别人介绍这个名字的……听得他一度怀疑,白敬是不是在医院待太久,连带着脑子都不正常了。

        “为什么要改,我觉得这名字好得很。”白敬终于抬了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李书意跟白敬对视,觉得这人就是存心要气他,故意跟他对着来,就没想过白意以后长大了顶着这么个名字,别人会怎么看他耻笑他。但如果换位思考,病了的是白敬,他辛辛苦苦照顾白敬一年,等人醒来,对他没个好脸色,还要离他远远的,他大概也会忍不住置气。所以李书意也没再开口,等他走了,不必日日相见,时间自会冲淡一切。到那个时候,依白敬的性情,也不会再把白意跟他绑在一起。

        “李书意。”安静了一会儿,旁边的人突然叫他,声音还挺严肃。

        等李书意看过去,他放下照片,皱着眉问:“所以宋潇潇以前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李书意心下一阵无语,干脆闭上眼睛,懒得理他。

        本来如果李书意不打算离开,靳言还在苦恼要怎么跟白昊告别的,正好他李叔要走,他跟着去,也省了一番解释的功夫。只是以前说要走,白昊都不同意,这次他竟然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就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靳言忍不住失落了一下,又想不知他少爷有多厌烦他,这回他终于走了,哪怕面上不显,心里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吧。不过他一向看得开,从来没对自己和白昊的关系抱有什么期待,还为他走后他少爷终于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而高兴,很快就打起精神,跟白昊笑道:“少爷你多去看看念念,多发点他的照片和视频给我噢。”

        白昊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沉默着帮靳言收拾行李。

        因为白敬交代过不要在李书意面前主动提孩子的事,所以靳言憋了好久。前几天好不容易等李书意主动开口问了,他先发表了半个小时“关于李念到底有多可爱”的演讲,然后又贱兮兮挤眉弄眼地打趣两个小孩的名字。

        李书意当时恼羞成怒地让他闭嘴,红通通的耳朵就这么暴露在外面。靳言很少见他这样吃瘪的样子,每次想起来都忍不住笑出声。

        他站在一边傻乐,白昊也不管他,把他手上叠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拿过来,重新整理好放进箱子里。

        “哎。”靳言又叹了一口气,“如果白先生能早点喜欢李叔就好了,现在李叔要走了,以后两个人也很难碰上了。”

        白昊差点被他气笑了。他自己的事还一团乱麻扯不清楚呢,倒操心起别人的感情问题了。不过白昊倒是觉得,龙潭疗养院条件好,又隐蔽在山水间,远离了城市的车水马龙纷纷扰扰,确实是一个疗养的好去处。

        等把事情都安排妥当了,靳言走前,特意叫上乔宇,请咖啡店的一伙人吃了顿饭,跟大家道别。

        饭桌上,居磊喝醉了酒,抱着他的胳膊鬼哭狼嚎听话能干的小言走了要怎么办,被乔宇拎着衣领拖去了卫生间醒酒。程景送上自己亲手做的蛋糕,祝他一切顺利,小安则埋怨了他几句,说他走得突然。

        靳言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也没什么离别愁绪,还安慰他们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说不定他很快又会回来了,毕竟人生何处不相逢嘛。

        等到出发的那天,靳言一大早就把行李推出了房间。

        到了玄关,却先看到了一个更大的行李箱,刚好白昊从厨房端着早餐出来,他傻乎乎地问:“少爷你要出差啊?”

        白昊没答话,只是招呼他过去吃饭。

        这个大行李箱白昊很少用,通常是要出远门而且时间很长他才会带上,靳言觉得奇怪,继续问:“少爷你要去哪里啊?”

        “你先过来吃饭。”靳言要走了,总是念叨街口那对老夫妻开的早餐店,说人家食材新鲜手艺超绝,就熬个粥都比别家的香。白昊今天很早就去排队把东西买回来了,哪想靳言却犯了倔,站在玄关不动,固执地等他回答。

        白昊只得把东西放下,走到他身边答:“你要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他此前从来没有表示过要送他们走的意思,更何况若真是送人,来回一天便够,哪里要带这么大的行李箱。靳言追问,白昊面不改色道:“我已经跟舅舅说我不干了,我陪着你们走,陪你们待在那里,他答应了。”

        靳言顿时傻了。

        白昊以前想方设法要到白敬身边,要出人头地,要打那些看不起他和他母亲的人的脸。现在好不容易做到了,和左铭远一样成为了白敬的左右手,可以说是前程似锦。然后他说,他不干了,他要跟着他们走?他一身本事才华,待在那个山里面能干嘛?

        “不对不对,少爷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靳言慌了,急声问,“你是不是还在担心我啊?你看我已经好了,我可以照顾李叔的,我什么事都能做,不会有问题的!”

        “我说了,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白昊平静地重复了一遍,又去牵他的手,“好了,先吃饭。”

        靳言这下恼了,甩开他道:“你是不是还觉得对不起我?我说了多少遍,你没有对不起我,都是我自愿的!是我自找的!”

        “靳言,你先……”

        白昊试图让他平静下来,哪想他却更加激动道:“还有啊,以前我不懂才乱说话,我没有喜欢你!是感激你,是把你当成兄弟,当成哥哥,是我理解错了,我一点都没有喜欢你!”

        白昊看着离他远远的,努力跟他撇清关系的靳言,又想起他被别人抱在怀里,笑得神采飞扬的样子,忍无可忍地把他拽至身前,冷声道:“你把我当哥哥?可是我看到你,想亲你,想抱你,想跟你上床,有这样对弟弟的哥哥?”

        靳言怔在原地瞪大眼,一脸惊悚地看着白昊。他觉得自己在做梦,要么就是头被牛踩了,才会产生这么可怕的幻觉。

        他们两人现在靠得极近,几乎是呼吸交错,白昊看他不敢置信的样子,视线略过他微张的唇,脑子一热,侧过头吻住了他。

        靳言这回彻底傻了,就这么呆呆站着,一直到白昊试图更进一步,他才开始用力挣扎起来。

        等白昊松了手,一脱身靳言就后退了几米,用手使劲捂着嘴,脸红得快冒烟,心跳得要震碎胸口,耳朵边都是嗡嗡声。脑子里颠来倒去就只有两句话:我疯了。我肯定是疯了。

        白昊还站在玄关,外表看上去一切如常,其实心跳也快得不像话。他一点点蜷紧手指,试图平复这种让身体都发麻的快感,又想自己一定是个傻逼,为什么不早点做这种事。他以前跟人交往,还被女方指责,为什么他从不渴望自己,不想更进一步。可他以前从不曾情不自禁,又怎么渴望更进一步?

        现在白昊终于懂了,原来亲自己喜欢的人是这种感受……而这种感受,又有谁会不渴望。

        白昊轻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往前走了一步,靳言立刻慌慌张张退了一步,看着他的眼神中全是抗拒和害怕。

        白昊从来没在他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心口一紧,大步过去把靳言抱进怀里,一边轻抚着他的后脑勺,一边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吓到你了……”

        靳言根本不知道白昊在说什么,只觉得耳朵边像有人拎着锣“咣咣咣”地猛敲,敲得他头晕眼花,耳鼓一阵胀痛,灵魂都快出窍。

        他们今天是要坐白敬的私人飞机走,白昊也不敢耽搁太久,看靳言平静了些,就把他牵到餐桌边坐下,又把筷子递到他手中,安抚道:“刚刚的事,你如果想不明白就以后慢慢想。你乖,先吃饭,别让舅舅和李叔等我们好不好?”

(https://www.liewenn.com/b/56/56530/32381565.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