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情终 > 第57章 再见

白敬到a国后第一次联系李书意,是听左铭远说他要去林城出差。

        结果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当时他也没放在心上。他忙,李书意也忙,忙起来时顾不上对方,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

        a国现在因为政局上的变动导致投资者信心不足,地产基金不得不抛售商业地产筹集足够资金满足投资者赎回需求。所以有不少地产项目将重回市场,这也给了海外投资者进驻的机会。

        白敬这次来,就是想跟一家地产私募基金成立联合开发平台。

        国外做事不比国内,白敬很快把李书意的事忘到了脑后,投入到了工作中。

        等白敬回过神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他这边的合作基本定下,虽然里头有宁家的牵线搭桥,但宁家从中得了不少好处,所以他也并不欠人情。

        白敬轻松了不少,这才想起跟李书意已经几天没有联系过。

        他打李书意的电话,准备告诉对方自已明天回国。连打好几个,这次不是没人接了,机械的女声一直提醒已关机。

        白敬觉得有些不对,刚好左铭远回来,他抬起头问:“李书意这几天有没有找过你?”

        话音落了才发现左铭远身后还跟着宁越。

        左铭远摇头:“没有。就上次唐雪来过电话,说他要去林城出差。”

        白敬皱眉道:“我联系不到他,你马上问问唐雪。”

        左铭远应了一声,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宁越在一边等两人说完了话,这才开口问:“出什么事了?”

        “没事。”白敬不多说,转了话题问他,“怎么过来了?”

        宁越操控着轮椅到白敬面前,笑道:“明早我要去医院,不能到机场送你了,提前来跟你道个别。”

        白敬跟宁越虽然已经不会再有什么,但到底两人年少时的情谊还在,他当然也希望宁越赶快好起来。当下就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肩,沉声叮嘱道:“好好治疗。”

        宁越点头,目光却避开了白敬戴着戒指的手,视线扫过旁边的玻璃茶几时,人就愣在了原地。

        黑檀木纹钢琴漆的盒子,上面有烫金徽记,出自世界上最知名的,拥有近两百年制表历史的老牌子。

        宁越的手慢慢蜷起,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可以看看吗?”

        白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什么都没说,拿起盒子递给了宁越。

        宁越小心接过,打开看清里面的东西以后,脸上的表情差点没维持住。

        白金表壳外是手工镌刻而成的蔓藤花纹,表盘轮廓内嵌入了蓝色珐瑯,中心区域的机芯编号和繁星均漆成了亮灰色。

        是他此前看中的那款,推出时引起了不小轰动的天文陀飞轮,也是天文系列迄今为止工艺最复杂也最精美的一块表。

        或者,与其说它是腕表,不如说是一件艺术品。所以哪怕价格惊人,买家依然很多,宁越就是其中一个。最终没有拍到时,他还遗憾了很久。

        现在,他心心念念的东西就在眼前,可他并不觉得这是白敬买来送给他的。

        宁越关上盒子,对着白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能考虑转手给我吗?”

        “抱歉,这块表已经有主人了。”

        “是吗。”宁越垂下目光,喃喃道,“是李书意吗?”

        没给他太多心理准备时间,白敬答了一声“是”。

        房间里静默下来,不知道怎么的,宁越突然很想笑。

        白敬拒绝他,是因为被李书意威胁了。

        白敬戴上戒指,也是因为被李书意威胁了。

        那么,白敬把这块独一无二的表作为礼物送给李书意,还是因为被威胁了吗?

        宁越心里难受,平复了下情绪才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不爱他。”

        白敬没有否认,宁越正要继续往下说,左铭远回来了。

        宁越跟左铭远见面的次数不多,还是第一次见他神情这样慌张。他心里暗暗期待李书意惹了什么大祸,可是等左铭远开口,却只有一句话。

        “李书意走了。”

        “什么意思?”白敬脸色蓦地沉下来。

        左铭远看了眼宁越不说话,宁越意会,轻声道:“你们谈,我先回去了。”说着,就操控着轮椅离开了房间。

        左铭远等人彻底看不见了才继续道:“他走了,靳言也不见了。还有……江曼青死了。”

        左铭远开始问唐雪,唐雪说李书意没去林城,至于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接着他联系靳言的医院,得知靳言三天前就转院了。他越来越觉得不对,打电话去怡和,那边竟然告诉他江曼青因为心脏问题猝死了。

        左铭远知道事情大了,这才赶快回来告诉白敬。

        “你安排一下,马上回国。”白敬没再多问,垂下目光开始拨号码。

        “但、但是今天晚上的酒会……”

        “我说,马上回国。”白敬抬起头,薄唇紧抿,周身像覆盖了一层寒霜。

        左铭远怔了下,随即正色道:“我知道了。”

        唐雪估算着时间到的白家。但飞机大概是晚点了,白敬和左铭远都没有到。

        她以前也来过这里,因为白敬和李书意都是极其注重**的人,工作上的事并不喜欢带回家,所以来的次数不多。

        吴伯待她极为客气,哪怕她一再摆手拒绝,还是让人端来了精致的点心和花茶。

        唐雪站起身,又是一阵道谢。

        吴伯看着她拘谨的动作,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唐雪和靳言每次来这里,都是一副如坐针毡的样子,深怕惊扰了什么似的。可是以他们和李书意的关系,本不该如此才对。

        想来,大家心里都清楚,李书意只不过是暂住在这里的外来者罢了。

        “李书意去哪里了?”吴伯还不清楚具体情况,还以为唐雪是来找白敬谈工作的。

        唐雪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吴伯摇头,又叹了一口气,刚好打理花园的人到了,他就起身去安排事情了。

        唐雪没有等太久,听到外面汽车的引擎声时,她站了起来。

        没一会儿,白敬和左铭远就进来了。

        “白总,左助理。”唐雪先叫了人。

        白敬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因为高强度的工作后长时间的飞行,再加上时差还没倒过来,一时难掩倦容。他径直在沙发上坐下,松了领带,又捏了捏鼻梁醒神,然后才抬起头道:“你说。”

        白敬的目光很轻,唐雪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以至于让她连背都有些挺不直了。

        唐雪稳住心神,从公文包拿出文件,往前走了几步把文件放在白敬面前的茶几上:“这是李总让我交给您的,请白总过目。”

        白敬翻开文件,看着看着,下巴绷紧成了一条凌厉的线条,黑沉沉的眸子里全是冷意。左铭远就站在他旁边,低头扫了几眼,看明白这是个什么后,大气都不敢出了。

        白敬和李书意相识十七年,共事的时间至少也有那么十三、四年。两个人的纠葛太深,不仅仅是感情上,还包括他们共有的投资。

        房产,酒庄,收藏品这些不动产,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股份资产,真要全部算清楚,就是谈个三天三夜也不一定有结果。

        所以他们分手,绝不是普通情侣那般,一句“我们不合适”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这也是为什么,白敬当初会要求李书意出差回来后“谈谈”,为什么,李书意生病时一再强调“出院再谈”。

        现在,什么都不用谈了。

        因为李书意,全部放弃。

        文件翻到最后,白敬看到了李书意的签名。如果不是因为太熟悉对方的字,他都有些怀疑,那字迹是不是伪造的。

        白敬看向唐雪,心头怒火翻腾,面上却依然平静:“你跟我说说,他这次又要干什么?”

        唐雪听到他的话,有些想笑,又有些难过。

        到底要有多爱对方,要有多了解对方,才会连这人的反应和回答,都猜得一丝不差。

        唐雪收起心酸的情绪,开口道:“白总,李总知道您不会相信,所以让我转告您,他虽然离开了,今后也绝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于白家的事。他以他的父亲和姑姑发誓,请您放心。”

        左铭远脸都青了。以李文卓和李文英发誓,这可比什么“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下地狱”还要重得多。如果说前面他还有所怀疑,听到这里完全确定了,李书意是真的走了,不是在开玩笑,更不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

        “最后。”唐雪轻声道,“他祝您和宁越少爷白头偕老。”

        说完,她微微鞠了个躬:“李总要我带的话我都带到了,我就不打扰了。”

        清脆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远,等到彻底听不见了,房间就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中。

        白敬的手慢慢收拢,文件在他手心皱成一团,纸张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那个雨后的夜晚,空气有些湿冷,那人坐在晕黄的路灯下,竟然用鞋尖撵飞蛾,跟个小孩似的。

        他瞪着眼睛问,我们认识这么久了?眉头皱得有点可爱。

        他离开前,在自己额上落下一个极轻的吻,笑着说了句,再见。

        原来他的再见。

        是这个意思。

(https://www.liewenn.com/b/56/56530/32381592.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