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情终 > 第11章

到家后靳言把白昊拖到了自己的床上,给他解了衬衣纽扣脱了鞋,拉过被子盖住,其他的也顾不上了,急匆匆地出了门。

        他叫了个车直奔疗养院,路上还给他们组长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事不回去了。组长老徐在那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说不回去就不回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了,现在组里只留了些人在医院。

        靳言一下有些懵,问:“怎么到医院去了?”

        老徐压低声音道:“老板过来了,还带着个男的,就下午坐着轮椅来的,长得特好看那个。”

        靳言没了声,好半天才呆呆地哦了一声。

        老徐突然才反应过来他算是李书意那边的人,有些尴尬道:“额……其实也没多好看……“

        靳言声音低落:“老大,我挂了啊。”他突然知道李叔为什么会给他电话了……因为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靳言到了疗养院后,照着李书意之前在电话里说的位置找了过去。到了房间门口,他轻轻敲了下门,没人应声。他扭了扭门把手,没锁,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看到人,靳言眼睛就红了。

        李书意坐在窗边,头倚在墙上闭着眼,眉头皱得紧紧的,脸色白得几近透明。他的西装外套和里面的衬衣上都有干了的血迹,右手包着纱布垂在身侧,显然是刚刚才受过伤。

        靳言突然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李书意本来就因为头疼没休息好,听到开门的动静,刚睁开眼就看到了靳言的举动,皱眉呵斥道:“犯什么病呢!”

        靳言低着头,哽咽道:“李叔对不起……都怪我....…如果我跟着你来……你就不会受伤了。”他真的不知道李书意是来这里,如果知道,就是有天大的事他也会跟来的。

        李书意不耐,起身走到靳言面前训道:“别哭了,二十岁的人了丢不丢人。”

        靳言憋住泪,小心地察看李书意的手。

        李书意看他懊恼的样子,叹气道:“小伤而已,养几天就好。行了走吧。”

        靳言嗯了一声,垂头丧气地跟着他往外走。然后平常叽叽喳喳个没完的人,直到上了车都没说过话。

        李书意的头疼一晚上没好过,总是一阵一阵地复发,现在这种痛意又涌了上来,他不想靳言发现,故意引着他说话,问:“晚上怎么样,那边没出什么事吧?”

        靳言无精打采地答:“没出什么事,就是齐露小姐回来了,跟白恒少爷当众打了一架。”

        李书意愣住,一下有些啼笑皆非,这叫没出什么事?

        靳言大概是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声音里总算带了点雀跃:“李叔你是没看见!白恒少爷的衬衣扣子都被扯掉了,胸口大敞着,被齐小姐挠得满脸是血,还被一脚踢在了命根子上……”

        李书意额上全是冷汗,他看着靳言开心的样子,咬紧牙关把呻吟声吞了回去,还故作平静地问:“然后呢?”

        靳言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他们就被白老先生轰出了酒店。”

        李书意也跟着他笑,笑容却显得苍白无力,只可惜在夜色的掩饰下,专心开着车的靳言不曾注意。

        他们到时已经过了凌晨三点,李书意想让靳言直接住这儿,靳言却不愿意。他从小就特别怕白敬,要是遇见了白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而且白昊还在他那儿,他始终不放心。

        李书意也不强求,让他直接把车开着回去,又嘱咐他路上小心,看人走了后才进屋。他放轻脚步上楼,站在房门前还犹豫了一下,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后,推开门才发现房间里没人。

        白敬还没回来。

        李书意觉得一直支撑着自己的那口气一下就散了,整个人都有些虚脱地坐在了床上。

        他没开灯,房间里黑漆漆的,冷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他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脑海里浮现出江曼青狰狞的样子,头痛又剧烈地发作起来。

        李书意想去拿药,刚站起来,眼前一黑,耳朵里嗡嗡地耳鸣,瞬间失去平衡感摔倒在地,受伤的手重重地磕在了床头柜上,痛得他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过了很久,他才费力地爬起,跪在地上拽开柜子,借着窗外的月光在里面翻找起来,最后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瓶子,一口气把剩下的药片全倒进嘴里。

        李书意喘着气坐在地上,累得连眼睛都不愿睁开,无奈头疼得像是被人硬生生凿开了头盖骨,根本无法休息。止痛片的药效没那么快起作用,李书意忍无可忍地将头一下下撞在柜子上,身上出了一层层冷汗,衬衣被打湿贴在了背上。他痛得意识恍惚,忍不住叫了几声白敬的名字,可是空荡荡的房间里并没有人应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痛意才渐渐平息下来。李书意不愿一人待在封闭的环境里,扶着床慢慢起身走到了阳台上,脱力地坐进了椅子里。

        今晚的月色很好,暗沉的天幕中能隐约看见涌动的云层。李书意点了根烟放在桌子上,低着头看烟蒂上的微弱火光在夜风中明明灭灭。

        时间滴答滴答走着。

        一根烟烧完了,他又点了第二根。第二根烧完,是第三根……桌上的烟头越来越多,天色也慢慢亮了起来。

        早上八点,从外面陆陆续续开进来几辆车停在了大门口。李书意站起身,看到车上下来很多人搬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往屋里送。

        房门被敲响,李书意应声。

        吴伯推开门进来,一看到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他像是有些不相信这个衣服上带着血,手受了伤,脸色白得像鬼的人是李书意,瞪大了眼反复在他身上打量,哆嗦着嘴就要喊人。

        李书意却先他一步开口,指了下外面问:怎么回事?

        吴伯看着李书意,目光里有些不忍,好半天才低声答:“宁家的宁越少爷……要在这里住一段。”

        李书意像是早料到了答案,嘴角扯起个淡淡的笑来。这时白敬的车也到了,他先下车,然后走到车门另一边,把宁越从里面抱了出来。李书意看着他们,突然叫了声:“吴伯。”

        吴伯抬头看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这个骄傲的男人脸上看到了茫然的表情。

        “有句话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也求不来。我以前不信,现在倒有些信了。”

        吴伯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发酸,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劝他,叹息了一声:“李先生……”

        李书意转过身来,笑得有些无奈:“可是我回不了头了。”

(https://www.liewenn.com/b/56/56530/32381638.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