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家有乖仔 > 第55章

寝室里,林俞和闻舟尧刚回去,就正巧见着门口和走廊上挤了不少人。不知道是谁说了句:“别吵了,闻舟尧回来了。”然后人群自动从两边散开,林俞跟在闻舟尧后边,见着正和朱强等人对峙的徐绍辉他们。

    闻舟尧扫了一眼里面的情形,反手推在林俞的额头。

    说了句:“别进来,外边等着。”

    然后直接进门,反手把门关上了。

    林俞看着眼前的门摸了摸鼻子,再看看周边没了热闹可看,正嘀咕着四散而开的人,随便拉住一人问:“同学,你知道朱强找来的是什么人?”

    “不认识。”被拉住的男生摇头说:“不过应该不是本校的。”

    “我知道。”旁边另外有个男生凑过来道:“年前的时候,朱强在校外的一泰拳社做过一段时间的代教,叫的都是那儿的人,都挺能打的。”

    这男生话一落,刚好听见里面传出哐当一声巨响。

    林俞脸色顿时难看了两分,当即上手拍了拍房门。

    没人应,林俞又上手拍了两下。

    这次终于有人从里面把人打开一条缝。

    是徐绍辉,林俞一见他的脸,就往里面看了看,除了看见周旭滨几人的背影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一只脚直接卡在门缝,说:“让我进去。”

    “弟,你这不是让绍辉哥为难嘛。”徐绍辉见林俞不挪脚,没办法,停顿两秒钟,干脆一把将林俞拉进去,小声说:“别出声啊,你哥动手了。”

    林俞这才看见靠近阳台的玻璃门那边,一木架凳子四分五裂躺在地上,地上零零碎碎的东西,一地狼藉。而闻舟尧一只手正卡在一人的下颚,满脸冷肃。他压着人在床沿的铁架上,把人半张脸挤变了型,鼻血沿着嘴角流到耳根。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强本人。

    旁边徐绍辉偏头和林俞解释:“老闻刚刚突然动手,还吓了我一跳。别看你哥那个样子,其实平日里他都懒得搭理朱强这种人,和人动手更是几乎没有。”

    那边朱强带来的人还闹闹哄哄的,但是没一个人敢上前。

    周旭滨就在林俞前边,听见徐绍辉的话回头也看见了林俞。

    然后随手指了指地上的几个木雕摆件。

    “喏,就为了那点东西。”

    林俞随手练习的时候为求进步,东西一向追求巧而精。

    有时候做的那种蚂蚁蚱蜢之类的昆虫,从伏在枝叶上的体态,到昆虫本身的根须到身体纹理都非常清晰,很有趣,观赏性十足。

    但这东西也确实摔不得,一经损毁,和一块烂木头一样就会失去所有价值。

    徐绍辉点头:“别说,那雕的小玩意儿我以前觊觎好久,求着老闻送我一个愣是没答应。”

    “摔坏了是可惜。”周旭滨说:“朱强也是傻逼玩意儿,上来就踩老闻雷点,活几把该!”

    林俞没说话,他的目光从地上的东西挪到他哥脸上。

    林俞印象中闻舟尧真正生气的时候,不怎么说话,沉默总是占大多数。

    现在又有些不同,下颚线紧绷,眉眼都是凌冽的味道,不加掩饰。

    如今的他更张扬和外放了许多,好似多年前习惯隐忍和内敛的大哥,深沉的部分越发隐忍,张扬的部分,一如随着他长成的岁月,越发蓬勃且四散而开。

    林俞自走进渠州,见到他那刻起。

    都犹如被罩在闻舟尧这张网之下,从未逃开,闻舟尧也不会允许他逃开。

    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将林俞从一个带着未知和犹疑的状态,直接拉进了亲密关系中。

    甚至不给他反应机会,一再攻陷。

    那边又突然传来一声叫喊,朱强憋红了脸,颤抖着手说:“松、松手,我手要断了,我道歉。”

    闻舟尧正反手绞着朱强的手,让对方五指呈僵硬的鸡爪状。

    听见朱强的求饶,闻舟尧终于冷笑一声说:“道歉?你的手值几个钱?我今天就算把你这双手废了,该赔的东西你也照样赔不起。”

    林俞到了这一刻,看着眼前的闻舟尧,才终于感知到那种他哥从头到尾的掌控力。

    不是目前对上赶着找麻烦的人那种轻而易举的拿捏。

    是对林俞自己。

    从一开始,是闻舟尧的自然而然,消弭了林俞时隔好几年的未知和陌生。

    是他一步步,引导,带着全程的节奏,等着林俞点头。

    他像诱捕的优秀猎手,在不当的时机保持距离,又选择最恰当的时机干脆出手,毫不拖泥带水。

    林俞虽然是自愿,但节奏是完全失了控的。

    他跌跌撞撞,这两天看似能勉强和闻舟尧打个对台,说到底,吃穿住行,哪一样不是在闻舟尧的安排当中,全是跟着哥哥的步调在走。

    从到渠州的当天夜里,从闻舟尧问他那句要不要接吻开始,林俞就被冲击得七零八落了。

    林俞有种恍然大悟,紧接着就哭笑不得的感受。

    心说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他终究是林俞,就算心甘情愿成了哥哥猎网下的猎物,他还是林俞。

    林俞从前面的两个人中间挤过去,走到闻舟尧旁边,上手抓着他的胳膊开口说:“算了哥,等下把宿管招来更麻烦。”

    闻舟尧侧头看了一眼他,松手将人扔开。

    拽着林俞倒退一步。

    朱强抓着自己的手,脸色不明地看了看两人。

    林俞说:“我劝你最好现在就把你的人带走。你不最看不上我哥有后台吗?我可以告诉你,是,你今天但凡挑事,不单单我哥得找你麻烦,你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等着你。”

    林俞上前捡起地上的一断了底座的木雕品,拿在手上看着朱强说:“知道这是什么吗?”

    朱强强撑,啐道:“一破木头,你吓唬谁?”

    林俞拿着东西在手上颠了颠。

    勾唇道:“这件作品名叫游龙戏珠,是意玲珑旗下至今最经典的大型木雕展品的初代雏形,世间仅此一件。而最终成品如今就在国家级艺术展厅的大堂里摆着,价值难以估量,就连我手里的这个,拿出去打上意玲珑的标签,起码也价值六位数。”

    周围的人随着林俞出声都开始屏气凝神,听到这里,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毕竟仔细看,林俞手里的东西真的不俗。

    双龙交错,整个成品只有成年人巴掌长的长度,但无一不精巧。

    朱强脸色由红到青,再从青到白。

    林俞说:“你是打算赔?还是等我告你。”

    朱强不自觉就往后退了一步,眼神闪躲,最后还在说:“我才不信,什么意玲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不想被告也简单。”林俞说:“我这人也挺怕麻烦,就一个要求。”

    朱强不自觉问他:“什么要求?”

    林俞就知道他终究是怕的,上前一步,看着他缓缓说:“简单,以后见着闻舟尧三个字,就给我绕道走,明白吗?”

    朱强眼神犹疑,来回打转。

    闻舟尧适时出声:“滚。”

    朱强像是找到了时机,说了声走,带着人快速离开。

    寝室里的混乱终于安静下来,一时间竟然还是没有人说话。

    最后是徐绍辉打破沉默,上前指了指林俞手上的东西,问:“弟,逗我呢吧,这东西真那么值钱?”

    “没有。”笑了笑,“骗他的。”

    其实也不算,摆在展厅的成品是真的,手里这个是最初灵感来源也是真的,而且是很完整的成品。如果没有损坏,又打上林家或者意玲珑的标签,六位数没有,五位数的价值还是有的。

    徐绍辉拍了拍胸膛:“吓死我,我还在想真那么值钱,难怪老闻当初碰都不让碰。”

    “自然得往严重了说。”林俞道:“你们不都说朱强家境一般,这么大的数字压下来对他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来说,是很吓人,他以后估计也不敢找事。”

    闻舟尧走过来取走林俞手上的东西,小心搁在书桌上面。

    “哥找时间黏上。”他说。

    林俞靠着桌子,无所谓说:“坏了就坏了吧,到时候送你几件新的。”

    这个时候寝室门打开,徐绍辉他们开始清扫地上的残渣,隔壁寝的也在帮忙。因为没有多少打乱的东西,又有人来看情况,乍一看,寝室里全是人。

    有人在问林俞:“对了,我看刚刚提到的那个意玲珑,是干什么的?”

    “家里的一点小生意。”林俞应了声。

    他注意到陈阳和钱盛他们也在,陈阳这会儿正看似低着头,但明显在听自己说话。

    又有人问:“哎,我看你跟老闻不同姓,应该不是亲兄弟吧?”

    “胜似。”林俞抱着手,不动声色,“闻家是家,林家也是家。我哥这几年一个人在外地,家里人都很担心,担心他遇上麻烦。”

    说到这里,陈阳突然抬头看过来,林俞直视回去。

    周围的人都以为他在指朱强。

    “放心吧,朱强不会真的敢惹老闻的。”

    “这算什么麻烦,那就是一无赖。”

    林俞眼睛看着陈阳,嘴上说:“是啊,他的确不算麻烦。就怕遇上那种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别人,不懂适可而止的人。”

    自从林俞知道陈阳和闻家有关。

    并且仗着这点关系,哪儿都有他出现的时候,林俞只能想到阴魂不散四个字。

    之前在训练场还是那副脸色发白的样子,现在又能若无其事地在这里出现。

    周围没有人觉得不妥,好似他被闻舟尧拒绝本就平常。

    这样的平常才是不平常。

    他哥说这人性格缺陷明显,林俞觉得这人心理素质不是一般人。林俞见惯那么多人,很少在一个看起来没多少攻击性的人的身上,发现有这般本事。

    陈阳同样看着林俞,突然开口说话。

    他说:“人确实要看清自己,兄弟二字在前,能做的比一般人多,但不能做的,不仅别人心知肚明,自己更要认清现实。”

    林俞在这一刻,终于从这人眼里,看见了清清楚楚的敌意和挑衅。

    林俞确认他看出了些什么,才会拿兄弟这样的名头来压他。

    旁边徐绍辉一脸懵,说:“你俩打什么哑谜?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转头又说:“诶,老闻去哪儿了?”

    有人接:“出去了吧,我刚看见舍管来了,估计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来抓人呢。”

    不少人说着要跟出去看情况。

    林俞也离开桌子,走到陈阳前边的时候,脚下一顿。

    侧身,看着陈阳。

    “我最后一次告知你。”林俞的眼神在瞬息间换了感觉。

    从闲散的少年人,转换成意玲珑那么大摊子的决策者,换成林家的继承人,换成活过两世,几年奔忙经历尽数归拢的林俞。

    他靠近了些,开口说:“我的人,你最好别妄想。”

(https://www.liewenn.com/b/57/57301/334429.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