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黜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江河行(8)

  夏日清晨,河上薄雾缠绵,四口关渡口公房廊下这里,三路人马即将分离前,外加许多东境这里的头领、官吏,正例行用廊下餐。

  且说,公房廊下用餐是自大周延续下来的制度,军队中、东都各衙门里都很常见,算是出仕当兵的基本福利,所谓吃官家饭的说法也由此来……据说,在梁郡时,那位牛督公之所以被张龙头斩首,就是因为当年那厮在东都时曾克扣过伏龙卫的廊下餐,被张龙头跟王振这些人记恨了。

  笑话自然是个笑话,但也由此可见,寻常吏员、公员对廊下餐的重视。

  至于黜龙帮这里,大概是一开始便保存了大量的大魏地方官吏与公务设施的缘故,所以早早将此制度延续了下来,并进一步深化——因为张行本人的坚持与习惯,各类主官、头领仿效而行,往往也都会参与到廊下餐,而且养成了餐前餐后论政的习惯。

  实际上,黜龙帮这里有个说法,叫做廊下无忌,就是说平日里不好说的、不敢说的、没机会说的,趁这个时候说出来,是会得到上司和同僚谅解的,位高者也可以借此吹风,观察动向。

  转回眼下,今日早间的廊下餐气氛莫名有些紧张。

  无他,昨晚上张大龙头怒斥徐大头领,虽说是摒除了他人,但渡口的公房区能有多大?张龙头又没有刻意遮掩,好像也没那个本事用真气遮蔽,所以多少有些风声传出,尤其是周边的核心人员以及修为高深者更是心知肚明。

  “我实话告诉你们好了,我们这里有个人完全不像话,如果再不处置,黜龙帮的大业难成。”

  就在所有人小心翼翼的时候,怕什么来什么,坐在最中间的左翼大龙头张行忽然放下手里吃了一半的油饼开了口,所言所语更是惊得所有人停下了廊下餐。

  坐在张行两侧的正堂廊下的,乃是魏玄定、雄伯南,柴孝和、邴元正、郑德涛,陈斌、崔肃臣、谢鸣鹤、阎庆、张金树,窦立德、徐世英、鲁大月,这十三位头领反应不一,神色各异,都齐齐扭头来看说的张行,不由面色发紧。

  他们对面和两侧的许多南北吏员、文书,随行护法侍卫、地方舵主、副舵主,也都诧异抬头来看。

  然而说完这话,张大头领居然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继续低头用餐,堂而皇之去吃自己的油饼,喝自己的小米粥,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一般。

  当此情形,张行身侧这些大头领、头领们,几乎本能看向了徐世英,这下子,其余在场的黜龙帮中下层,也都恍然一般看向了徐大头领。

  徐世英脸色也不好看,甚至有明显的错愕与慌乱。

  气氛紧张到了极致。

  半晌,还是雄伯南认真来问:“龙头,你是说谁?”

  “廊下语,做不得数。”张行端着只剩两口的小米粥来笑。“真要是处置谁,肯定要亲眼查探清楚,坐实罪状,再行处置……”

  雄伯南微微皱眉,本能便欲辩驳,但却一时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来说好,尤其是徐世英是他妻弟,不过,周围其余几位头领此时也都反应过来,颇有几人准备来问,或者进行讨论。

  而就在这时,张行一口喝完小米粥,复又严肃吩咐:“自今日起,大头领徐世英与我随行,非我言语,不得擅自行动脱离。”

  这几乎是点名外加半软禁了。

  且说完这话,张大龙头干脆直接起身:“公务繁忙,大家速速动身,不要耽误正事。”

  乃是不给其余人“廊下语”的机会,便兀自离开了。

  望着这位龙头背影,鲁大月、郑德涛以下,早不知道有多少人吓的面色发白了。

  廊下小小插曲,影响巨大。

  须知道,夏日炎炎,河北稍安,张行、魏玄定、雄伯南三人带着河北常设班底南下,当然不是要搞什么串联,或者做什么政治预备活动,而是身为龙头、首席,以及掌管军纪帮规的大头领,出来例行巡视地方,检查工作,仅此而已。

  不过其他人,从张行随行的直属部下,到迎接他的人,包括中间摆渡接送的头领,似乎都有些误会,好像认定了张大龙头此番渡河是来排除异己的一样。如今执掌一郡,在东境这里实际地位仅此与李枢跟白有思的徐世英上来便被软禁,似乎更加坐实了这一点。

  唯独很多人都觉得徐大郎素来手段厉害,能耐显著,对待张龙头堪称亦步亦趋,却还是遭此厄运,不免让许多人胆寒,乃至于不敢相信。

  故此,一时间内,整个东境西七郡风声鹤唳,许多头领都在串联交流,自然也免不了试探和观察。

  而很快啊,相关讯息便进一步得到了证实——不仅仅是那天参与廊下食的许多人证实了事情的真伪,更重要的是,张大龙头动身西行,进入东郡后直趋濮阳,便开始查账,乃是细细检查今年春税的事情。

  用张龙头的话说,他要一个县一个县来查,从春税到户口到授田到人事到刑案到商事,看看东郡到底是谁的东郡?

  话越来越重,指向越来越明显。

  同时,徐世英也全程随行,没能回到近在咫尺的老巢白马、卫南,老实安静的像个鹌鹑。

  然而,账查了两三日,濮阳这里却没扯出太多的幺蛾子,原因再简单不过,濮阳是牛达的地盘,澶渊之败,其部损失过半,军资俱失,这些人和物多来自濮阳,包括直接管这里的头领关许也刚刚被放回,事情本来就一团糟,你查出来什么都正常,而且怎么也找不到责任人的。

  于是三日后,张大龙头一行人婉拒了牛达护送的要求,只几十人离开了濮阳,继续西行,进入到了卫南城,这个时候,气氛更加微妙且紧张了起来,因为卫南县正是徐世英造反前门户所在,现在这里的县令也依旧是其亲父徐围。

  换言之,张三轻身进了徐大的老巢,然后开始清查各项事务,准备对付徐大。

  到此时,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你怎么又沉不住气呢?”

  济阴仓城偏院内,黜龙帮资历护法张大宣……张世昭明显有些不耐烦起来。“这么明显的陷阱你也要跳进去?我还要去仓城清点春税呢!速速让开!”

  李枢苦笑一时,但到底是立在院门那里开了口:“我自然知道多是陷阱,但张公,这个陷阱多少也是人家卖的破绽,我此时动了,还有万一的可能,但若是不动,不也是个钝刀子放血的结果吗?”

  “你真觉得这一次你有什么机会?”张世昭愈发无语。“招式上的破绽有什么用?护体真气挂着呢!而且我都说了,你真正的机会在后面,他的性子,肯定要撞墙,而且很快就会撞,那时候你必然有一个之前类似他在历山那边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你非得计较在这里干什么?”

  李枢严肃以对:“这次真没有一点机会?我跟徐世英……”

  “你跟谁?”张世昭目瞪口呆。“你以为徐世英是站你这边的?或者觉得此番他受了辱,有了气性,所以有万一的可能起了性子跟你走?”

  李枢怔了怔,明显有些慌乱:“不是吗?”

  “你把徐大郎当成什么人了?”张世昭彻底无奈。“你觉得徐世英是个什么东西?!”

  李枢一时发懵。

  “他是个不法豪强的子弟、黑道上的小龙头,圆滑、残忍、现实、功利,偏偏却又天生才气,而且撞上了几分时运!”张世昭似乎被气的头疼。“说白了,他是贼!狡贼!杀人贼!无赖贼!虽说是世道使然,可也必定养成了他的一些毛病和脾气……什么名声道德在他眼里就是个屁!你想明白这一点便该晓得,张三这次拿他当陷阱,他本人十之八九是参与其中的。”

  “若是这般说……”李枢面色发白。“若是这般说,徐世英上来便倒了张行?”

  “他有什么理由不倒?”张世昭反而没气了,直接转回院内,就在院中树荫下来坐着反问。“张行在河北打赢了啊,兵强马壮人心都依附的,他这么一个功利的狡贼,凭什么要跟你赌?强弱分明后,只要张行没有露怯,这些豪强就不可能真跟着你,便是张行真捶打了他们,他们也不敢真反,他们骨子里惯会如此。你有这个闲心,不在济阴拉拢民心军心,不去团结那些天然亲近你,也多讲些出身、道德的读书人与地方官吏,反而想着徐大郎这些人干什么?”

  李枢沉默不语,半晌方才叹气:“这是个阳谋……我去参与,便拿捏了我的把柄,公然处置了我;我若不去,徐世英孤掌难鸣,便要真的被张行给拿来立威,而收拾完了徐大郎,东境本土豪强都要老老实实,将来再做什么,反而是我孤掌难鸣……而这里面的成败关键,就是张相公你说的,这些豪强、狡贼,就是这个鬼样子!烂泥扶不上墙,趋利避害,畏强凌弱!”

  张世昭摇摇头,诚恳来言:“他们能打仗,能守土,有钱粮,有人口!一个好的首领,就应该打仗的时候忍耐他们,不打仗的时候镇压分化他们!你莫忘了,你们黜龙帮是怎么立起来的?而且,什么豪强士人,都只是泛泛而谈,终究要看具体人的……张行这个法子,妙就妙在徐大郎本人素来不要脸,也不在乎脸,换成单通海就是另一个法子了,王叔勇干脆不用法子……这说明什么?说明张三这厮平素里对这些人是用了心的,你就不行。”

  李枢想了一想,莫名诧异:“张公的意思是说,张行似有人主气吗?”

  “是。”张世昭瞥了一眼对方,似乎早就看穿此人心思。“你是不是觉得你出身高,天然眼界高,更晓得什么是人主什么是人臣?可这玩意,是历练出来的,一个人,尤其是个聪明人,便是半点不会,把他放在对应位置上,也渐渐会有些心得想法,会有羽翼来附……你这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总想着能抄近路,一举如何如何,也不知道哪来的眼高手低的毛病?济阴在你手上也两年,也未见你把这里经营成铁桶一般。”

  李枢心下焦躁,复又来问:“如此,张公只说此时如之奈何?”

  “我说了,你怕又要疑我,觉得我是在帮张行稳住你。”张世昭明显又不耐起来。“我若是你,只也轻身去东郡,帮着张行一起镇压下徐世英……一则摆出一副大公无私的模样,让上下晓得你的举止分明;二则反过来给徐大郎一个教训,让他记吃不记打;三则,到底是让张行那厮对你疏忽起来。”

  李枢想了一想,也不应声。

  张世昭彻底无奈:“你信不信,此时早有数不清的东境豪强过去表忠心,要替张行处置了徐大郎了……且让让,莫耽误我去算账。”

  说着,竟是直接越过对方走了。

  几乎是同一日同一时,东郡卫南城内,之前一起过河,刚刚到家歇了才几日做假期的王叔勇早早抵达,却也正拉着张行在城内某处大院内的树荫下说话。

  “张三哥,正所谓千金之子,不立危墙,如何能轻易到了卫南?万一有人狗急跳墙,你这里怎么办呢?”

  张行当即来笑:“谁狗急跳墙?徐世英吗?狗急跳墙又如何?”

  “我素来知道三哥是个讲规矩的体面人。”王五郎恳切来言,却并不直接接这话。“但有些人须素来不体面,我跟他多年的邻居,他的手段,我难道不知?当然,我也知道三哥的本事,也不怕谁,可万一闹出来,总有脏污,我就在南边,自然要过来,好不让三哥脏了手……难道说,此时此刻,流言满天,还要我装聋作哑不成?若非三哥,我不过是外黄一土豪罢了。”

  周围蝉鸣阵阵,张行沉默了一阵子,到底是点了下头:“五郎有心了。”

  说着,便扭头去看在廊下盘腿打坐的一人,正是在精心修炼长生真气的徐大郎,后者闻言,身上真气所呈绿色大蟒纹丝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

  “三哥你看,此人是真的不老实。”王五郎一起去看徐大郎,看完之后,似乎见证了什么似的,更加恳切。

  PS:真心有点卡文……困得不行了……大家晚安

(https://www.liewenn.com/b/63/63112/766045234.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