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恭喜你被逮捕了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信手斩龙 (6K)

  现实中,

  如果有一个人仅仅因为对你感兴趣就要杀了你,恐怕谁都会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但眼前这个老人不一样。

  东野原从对方的脸上可以看出来,眼前的这个老人的蔼然和善没有任何作伪——他的内心也便是如此认为。

  哪怕这几十年来在他的布局和授意下,麾下的十二裁决使杀人如麻、双手沾满了罪孽的血腥。

  但这却丝毫不会动摇他内心的“和善”。

  这不是因为老人很少动手。

  事实上,只是因为在老人的眼中普通人类不过只是虫豸。

  正如没有人会将虫豸当成对手,老人自然也不会觉得因为庞大计划的某一环需要牺牲一些可有可无的虫豸,就算是“为恶”。

  东野原很清楚地从这个无法度测的老人身上感受到了这种气息。

  他的内心也愈发寒冷。

  法道....

  从周围这束缚着自己的不可名状的力量中,东野原感受到不到一丝风火雷电光暗等等元素波动。

  莫名地,他的心头微微一动,涌起了一丝明悟——恐怕到了眼前这个老人的境界,天赋能力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分类。

  当他需要速度的时候,那就是速度系能力,当他需要精神的时候,那就是精神系能力,同样当他需要力量或者体质的时候,那么也就是力量或者肉体系能力。

  这种不被归类的力量...这种最原始最纯粹的力量...

  就是秩序之上的十阶【法道】吗?

  道法自然。

  东野原似乎有些明白老人后面这句话的意思了...

  但他依然不想束手待毙。

  十星的罪恶值。

  100个临时自由属性点。

  一举将【敏捷】属性提升到了夸张了213数值的东野原此前受限于其他属性防止损伤自己,却一直没有将自己的速度真正拔高到“213”点敏捷属性该有的程度。

  但这一刻,头顶是威势摄人的橙金巨龙,身后是虎视眈眈的裁决司老人。

  东野原没有更多的选择。

  某一瞬间,

  他回头视线的余光瞥了眼汇聚在一起的攘夷志士人群中那个哪怕在头顶巨龙威压下佝偻着身躯却依旧倔强地抬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这里的那个女人。

  哪怕隔着一张和自己脸上一般无二的面具,但东野原也感受到了对方的那股担忧,不由勉强的扯动了下嘴角。

  放心...

  我可不是坐地等死的人。

  哪怕真的要死。

  他也要从对方撕下一块肉来。

  ......

  这些说来繁琐,

  发生却不过在电光朝露间。

  无限制规则!

  烛昼之龙.二十七倍速!

  修罗煞气.缠绕X八部天龙!

  苍雷.雷环!

  雷芒爆闪,龙吟嘹亮。

  转瞬间,被老人格鲁.怀斯曼随意束缚住的东野原身上就锦上添花般出刺目耀眼的层层叠叠的能力增益!

  咯嘣咯嘣—!

  只听东野原身上的骨骼发出了炒豆子般的清脆声响,被禁锢住的身躯,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动了动。

  嗯?

  微微低垂下眼帘的老人忽然抬头,视线飘然落在了东野原的身上,露出了略感意外又十分感兴趣的神色。

  “真是个会不断给人带来惊讶的家伙啊...可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否则我倒是有兴趣继续看看你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话音落下,老人再次抬手朝着东野原所在的地上随意的挥动了下手臂。

  像是弹力绳索骤然收缩,刚刚好不容易有所松动的东野原瞬间再次被束缚在了原地,一时间竟无法动弹不得分毫。

  这不是力量的对抗。

  而是更高层次的力量的碾压。

  东野原目前所掌握的最强的【无限制规则.烛昼之龙】,哪怕对上九五境“秩序”强者还有一战之力,却根本无法抗衡来自十阶强者“法道”的力量。

  听到老人的话,东野原的心微微一沉,口中笑一声却顺势拖延道,

  “得罪的不该得罪的人?真正得罪他们的人应该是你才对,说到底不过是你的借刀杀人,达成目的后就想要杀人灭口了不是吗?”

  东野原这句话落在议事厅很多人的耳中听上去都不甚清晰。

  正如有些事能说不能做,有些事能做不能说,老人格鲁.怀斯曼显然属于后者。

  而他的这句话,落在该懂的人耳中,自然无异于撕破夜空的炸雷。

  这一刻,远在上京各处的九大家的家主们脸色也都变得不太好看。

  世人都知道老人很强。

  却没人知道老人有多强。

  然而事到如今,

  九大家的家主们哪里还看不出东野原之所以能够对天导九刃众一次次偷袭成功,完全是这个上议院隔岸观火的老家伙的“纵容”。

  可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咬牙吞下这颗他们自己一手酝酿的恶果。

  不是因为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是底层一无所有的赌徒的宿命,九大家的天人贵族们从不上赌桌?

  他们的字典里又何来的“输”字?

  真正让他们选择沉默的,是因为九大家的家主纷纷愕然发现眼前这枯坐裁决司五十多年未曾出手的老人,这一刻所展现的实力比他们预想中的还要强大。

  ......

  英灵殿议事厅。

  “你很聪明。”

  就在场间众人一片沉默之际,老人对于东野原能够看破这一点给予了‘赞赏’,他看上去似乎并不在乎东野原当众说出来,只是摇了摇头道,“但这并非是真正的智慧。”

  顿了顿,老人似乎回忆起了东野原针对裁决司和天人贵族的所作所为,语气淡淡地说道:“真正的智慧于人类而言,是在一切自在之物之间寻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你只是被‘正义’挟持的迷失者。”

  老人那双历尽沧桑的双眼就凝视着东野原,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看得更加透明。

  不料就在这时,再次被束缚住的东野原却笑了笑,轻轻地摇头道。

  “正义?”

  “你说我是正义,其实我全无此意,只是碰巧我杀的人很多是恶徒罢了。”

  老人格鲁.怀斯曼闻言微微一怔。

  东野原的这个回答无疑并不在他的预料中,此时沉默地凝视着东野原片刻,老人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漠然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么你的出局是必然的,

  不遵循规则的棋子,

  没有活在棋盘上的必要。”

  话音落下,老人抬手握住了刚刚指缝从东野原手中夺来的妖刀村雨丸,脸上依旧挂着蔼然和善的笑意。

  宛如春日午后公园树荫下,痴于对弈的老人笑眯眯地抬手拨弄着棋盘上的弃子。

  世人皆棋。

  杀一人对他而言,

  并非为恶。

  ......

  “等等,我可没说你能随意动我的‘艺术品’。”

  可偏偏就在这时,英灵殿议事厅头顶的上空那道橙色的第四级别边界之门后却传来了一道朦朦胧胧的男人声音。

  旋即,

  一个男人从门后跨出。

  议事厅角落里,

  八阶的德川栗虎听到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不由抬头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都不由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他的眼眸中倒映着天穹。

  而天穹上那个凭空而立的男子,赫然是早在几个月前于和之国新东京晴空树上被蜻蜓队长一刀“斩灭”的那个男人。

  木村白拓。

  与此同时,曾经亲自动手斩杀对方的东野原也注意到头顶上的异常以及那个毫无预兆再次出现的“木村白拓”。

  但和面露震惊之色的德川栗虎不同,东野原只是瞥了一眼就意识到眼前天穹中站着的那个“木村白拓”哪怕声音、面目和形象都和木村白拓一般无二,

  但那也不是真正的木村白拓。

  最起码的一点。

  真正的木村白拓,那个有着将天人斩尽杀绝的无与伦比的狂妄野心、以及拉着世界的人类一起随他起舞的男人...

  可从不会称他为什么“艺术品”。

  忽然间,

  东野原想起了新东京天空树那一战,他斩杀了木村白拓后那枚对方赖以踏入九阶的能力种子,当时并没有被【罪恶手册】吸收。

  难道就是那枚种子...造就了今天这个忽然出现的“木村白拓”?

  那究竟又是什么东西?

  东野原脑海中刚思索到此处。

  这时,老人格鲁.怀斯曼闻言缓缓转身仰起头,眯着眼睛打量着头顶那只有半个身躯身躯越过橙色边界之门的巨龙...以及身后那一个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类男子。

  忽然,老人凝视着对方说道,忽然不急不缓地说道,

  “这就是你那天所说的老朋友吗?”

  “是祂,当然也不止祂,有一些还在路上。”

  “我的老朋友们听说了你们这个世界...这块‘地狱最后一块拼图’,以及我对你们这个世界的艺术构思后,都迫不及待地和我一样想要将这个丑陋世界变成更完美更纯粹的世界。”

  说到这里,高天之上的男人笑着指了指那条橙金色的巨龙说道:

  “祂是比较性急的那一个。”

  男人的话音刚落。

  倏然,一声嘹亮高亢的龙吟再次响彻天宇,无边的光和热播撒向大地,却仿佛重若泰山压在了议事厅内每个人的心头!

  这时,议事厅角落有高阶能力者不堪重负,再加上发现站在议事厅中间的老人和东野原似乎都“不太受影响”,有一部分人就试图想要催动能力反抗。

  下一秒!

  嗤啦—!

  像是点燃了一根根柴火。

  只见那些试图反抗的能力者,落在他们身上的光和热陡然变成了火星。

  而“燃料”则是他们的“能力”。

  在一阵凄惨至极的哀嚎声中,那些浑身燃烧着橙色火焰的人在地上滚了几下,还没来得及寻找解救或者忏悔的途径就化作了一滩黑灰和轻烟。

  这一幕来的很快!

  很突然!

  地上凭空多出的那几滩焦黑的骨灰更是让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充满了诡异感。

  很多刚刚就要同样试着抵抗这力量的高阶能力者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一阵胆颤和后怕。

  真的只差一点!

  咳咳咳—!

  角落里传来了咳嗽声。

  有人回头看了眼,却发现今天这场世界会议的英灵殿议事厅各个出入口角落里莫名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老人。

  这些老人并非名不经传。

  很快,二层上议院的天人贵族们就纷纷惊讶地认出了这些老人无一不是几十年前天人九大家中的惊才绝艳之辈。

  他们...

  今天都汇聚到了这里。

  更让人惊讶的是,哪怕是这些曾经在上京都叱咤风云的九大家子弟。

  白发苍苍的老人们此刻出现后也出奇的安静低调,有些甚至和他们一般无二的低垂下了头颅。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一刻,议事厅众人对于头顶天穹中那莫可名状之物的敬畏更甚!

  那究竟是怎样可怖的存在?

  居然让这些几十年前就踏入九阶的大人物们竟都一个个俯首低眉?

  ......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啊。”

  忽然,老人听到了高天之上“木村白拓”的话语后,视线也落在了那个橙金色的巨龙身上,脸上重新挂起了蔼然和善的危险?

  “有朋自远方来,那就让我先来‘认识’一下你的新朋友吧。”

  话音落下,老人没有立刻去管被禁锢在这方天地中的东野原。

  他反而转过身,

  举起了手中的那把暗红色的妖刀村雨丸,指向了穹顶之上的那橙金色巨龙!

  英灵殿议事厅里的众人顿时纷纷心头悚然一惊!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老人居然在无数九阶强者尽低眉的情况下,居然举剑朝向了头顶天穹中那莫可名状的存在。

  那些九大家的族老们和远程注视着这一幕的家主们,脸上也都纷纷流露出了极为复杂的神情...

  难道他们...

  还是低估了这个老人?

  但那可是橙色灭世级异魔啊!

  吼—!

  没等众人再想更多,

  头顶那橙金色的巨龙似乎也感受到了老人的挑衅和战意,顿时发出了一声更加充满了寂灭荒凉气息的暴力龙吟!

  有那么一瞬间,议事厅里的众人似乎感受到了衣袂在向上飘舞,头顶上方似乎隐隐间传来的一股吸力。

  当有人下意识的艰难抬头后,脸上只剩下了浓浓的惊惧之色!

  那橙金色的巨龙此时张开的龙口,吞天蔽日般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酝酿着足以毁灭一切的恐怖龙息。

  但这一幕还未来得及发生。

  有人忽然惊呼了一声!

  只见直面这股压力最中心地带的那个老人格鲁.怀斯曼,似乎被头顶那橙金巨龙吸气翻涌的气流所摄住般突然离地而起。

  终究还是托大了吗?

  九大家族老们脸色顿时复杂地看着这一幕,那神情中有着说不出的惋惜和庆幸。

  他们既惋惜与老人没那么强大,又庆幸于幸好对方没那么强大。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九大家的族老们和格鲁.怀斯曼是同一个时代的天之骄子——没有人愿意品尝当年和自己并肩的对手如今连背影都看不到的心酸。

  格鲁.怀斯曼很强。

  比他们都要强。

  这一点谁都清楚。

  但幸好...幸好他们还能看到这个同时代天之骄子的背影。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在众人脑海。

  倏然间,头顶那橙金色的光与热的洪流爆发了,从巨龙口中宛如天河倒涌般倾泻了下来。

  一股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从天而降,让无数人的呼吸都不由猛地一滞,纷纷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了英灵殿议事厅的拱顶上方。

  下一刹,无数人的眸孔中瞳孔猛缩,他们看到了终身难忘的震撼一幕!

  ——只见那浩荡磅礴的光与热的洪流中,忽然凭空生出的一道剑痕,瞬间将整个天幕都一分为二!

  一个持剑的身影在洪流中逆流而上,比耀星还要刺目的光亮将他的影子在地面上拉得无比嵬峨巨大。

  恍若开天裁地的巨人!

  下一刻,肆意倾泻着龙息的巨龙忽然发现自己橙金色的竖瞳中飘进了一道阴影,像是折射在镜面的光芒刺入了祂的眼眸。

  祂感受到了一股杀意!

  一股千万年来从未感受过的...来自人类的...毁天灭地般的可怖杀意!

  这股杀意刺向了祂的眸孔...刺向了祂的喉咙...刺向了祂龙颈...刺向了祂周身上下的“每一处要害”...

  是的。

  杀意滚荡,皆为要害。

  老人格鲁.怀斯曼只这一剑。

  信手一剑。

  从那第五级别橙金色边界之门中探出龙首的散发着无尽光热与威势的橙金色巨龙,就在一阵惨烈的吟啸中先是翻滚。

  然后溃散...

  转眼间只剩下半截无头之躯,黯然不甘地退回了那道橙色的边界之门后。

  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仿佛被按下的静音键!

  天人九大家的家主们和闭关苦修五十多年的族老们,脸上愈发复杂的神色很快变成了一抹淡淡的颓然。

  第一裁决使。

  执掌裁决司,凭借一己之力和天人九大家主平起平坐的格鲁.怀斯曼。

  老人枯坐裁决司五十余年,这些年来,外界的无数人都在揣测他如今究竟有多强?

  这些年来,

  九大家这些年对裁决司的退让与权衡,究竟是否过高的估算了那个老人的实力?

  然而直到此时这一刻,

  英灵殿议事厅这些不请自来的九大家的族老纷纷仰头惘然地望着天空那飘然而落的身影,才震撼无比发现他们一直以来并没有“高估”对方...

  反而还是低估了...

  他们以为他们就算不如那个老人,最多也就是食指和拇指间所能比划出的差距,现如今却才知道这两指间究竟藏了什么...

  天龙族观澜山庄。

  “真是个...怪物啊...”

  穿着明黄色复古长袍的男人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口中十分由衷的感慨道。

  “能够击溃橙色灭世异魔,便也意味着他踏入了那个传说中的境界...成为了千年第一个迈入十阶圣境的强者!”坐在对面的天狮族妇人的笑容中也有些微涩。

  忽然间,

  两个执掌千年世家的天人家主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庆幸。

  幸好...他是天人。

  ......

  当然,

  此刻天人也并非都在庆幸。

  攘夷志士人群中,当朵洛希.阿丽塔眼睁睁地看到老人“信手斩龙”的这一幕,面具下眸孔中的担忧已经溢于言表。

  被这样恐怖的老人当做猎物,东野原今天完全没有活着走出议事厅的可能...

  一念及此,

  她的内心愈发冰冷。

  尤其是当朵洛希.阿丽塔发现东野原此刻居然放弃了挣扎....就那样和周围众人一般“震撼”地仰头呆呆望着天穹中的这一幕似乎被吓到了一样,更是不由一阵心急如焚。

  “快跑!”

  “快跑啊!”

  “.....”

  她死死地咬住了嘴唇,没有喊出口,因为她也悲哀的发现——今天从这个枯坐五十余年的老人真正出手的那一刻开始...东野原就再也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

  同一时间,

  此刻,朵洛希.阿丽塔担忧无比的视线下有些傻愣愣的东野原的内心虽然十分惊讶,不过他的惊讶只有一半来自于那个老人。

  剩下那一半,却是源自于脑海中的【罪恶手册】那空灵机械的提示音。

  【警告!侦测到高浓度橙色微粒】

  【是否进行收集?】

  【宿体还未消亡...收集失败!】

  【是否进行定位?】

  什么鬼?

  橙色微粒?

  东野原忽然反应了过来——【罪恶手册】对异魔无需触发任务,只要在异魔消亡的地方就能收集它的微粒。

  上一次地狱之行,他还直接收集过两个紫色异魔的。

  但眼下却只侦测到了微粒而无法收集,说是因为宿体还未消亡——想来是那个橙金色巨龙异魔缩回边界之门后还没死透。

  【是否进行定位】

  忽然,脑海中的罪恶手册再次提醒。

  东野原瞬间反应了过来,心中飞快的权衡利弊——却发现自己眼下进退两难,被暂时无暇顾及他的老人束缚在了英灵殿议事厅范围内。

  下地无路。

  上天...有门。

  东野原抬头再次看了眼那道橙色第五级别边界之门,索性硬着头皮一咬牙!

  【确认定位】

  ......

(https://www.liewenn.com/b/63/63380/766004417.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