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张援民到家 杨玉凤挠人

马洋这孩子毛病不少,但他身上有马家人的骨气,骨子里就有一股要强的劲儿。
    虽然赵军是他姐夫,虽然赵军多给他的那个发卡是送他姐的。但这个发卡的钱,马洋还是想还给赵军。
    那天钱不凑手,马洋只付了给心上人买发卡的钱。而从那之后,马洋逃课次数翻了一倍。
    可山牲口多灵啊?
    这傻小子连把弹弓都没有,单靠腿儿撵、石块打,成功率低得让人心疼。
    但该说不说,马洋这孩子属实是个干事儿的人,硬是靠着顽强的毅力坚持着凑了仨兔子、俩野鸡。
    马洋粗略地算了一下,把这些兔子、野鸡换成钱,再加上自己之前剩的,足够还给赵军了。
    可等了几天,马洋也没等着李如海,无奈之下才来了个送货上门。
    刚才金小梅一出屋,马洋直接开门见山向李如海诉说自己的来意。
    要放在三天前,这点破玩意,李如海根本不放在眼里。用当地的话说,李如海手指缝里漏出去的,都够买这些野兔和野鸡的。
    但今天的李如海不光褪去了光鲜的外衣,同时也落得身无分文。
    尤其是金小梅说了,从今往后李如海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给他留五毛钱以外,剩下的全都得上交。
    永安林场每个月十号左右发工资,如今距离下次发工资还有半个月呢,李如海拿啥买马洋的野鸡、兔子?
    李如海说不买,马洋一下子就急了。
    “你干啥不要啊?我急等着用钱呢?”马洋还真不是道德绑架,当初是李如海让他去逮兔子、打野鸡的,马洋累死累活地忙活好几天却换不来钱,搁谁也不能干呀?
    听马洋这话,李如海一愣,回过神来笑道:“你这嗑唠的真有意思,我又不是该你的、欠伱的,我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这年纪的男孩子最是冲动,马洋一急一气就推了李如海一下。
    李如海这几天历经大起大落、亲人冷落,心情正是最不好的时候,回手就给了马洋一下子。
    然后,他俩就动上手了。
    当赵军进来的时候,李如海、马洋俩人正抱摔着倒在炕上。
    马洋虽没李如海长得高,但比李如海壮多了,瞬间就将李如海压制。
    “哎?哎?”眼看马洋要把李如海骑在底下,赵军两步蹿到炕前,一把推开马洋后,单手揪住李如海后脖领子,用力将其往起一扯。
    这俩小子,一个是小舅子,一个跟自己弟弟一样,赵军不能偏向,只能各打五十大板。
    “干啥呢?”赵军质问二人道:“打什么仗啊?”
    赵军浓眉大眼,眼睛一瞪,瞬间震住了两个小子。李如海、马洋不敢跟赵军顶嘴,但都忿忿不平地瞪着对方。
    “不是?你干哈来了?”赵军在马洋肩膀头上轻推了一下,道:“这才几点啊?放学了吗?你干啥呀,一天不好好上课?”…。。

    说着,赵军一拽马洋胳膊,道:“走,回家,我问问我大娘去!”
    赵军此言一出,马洋瞬间怂了,他双手拽住赵军手腕,道:“哥!别!”
    “撒开!”赵军甩开马洋,抬腿想踢他一脚,但又放了下来。
    紧接着,赵军回头又给了李如海一杵子,道:“你咋回事儿啊?家来客了,你就这样儿啊?你等我叔、我婶儿回来,看你挨不挨揍?”
    “大哥!”李如海也如马洋一样,拽住赵军胳膊,道:“你可不能告诉我爸、我妈呀!”
    如今的李如海仍是戴罪之身,再惹祸又得挨收拾。
    赵军斜了李如海一眼,转头又用眼皮夹了马洋一下,喝道:“回家去!”
    马洋二话不说,弯腰捡起那串野鸡、野兔,拎着就往外走。
    赵军又瞪了李如海一眼,然后追马洋而去。
    二人到了屋外,赵军喊住马洋,向其伸手时下巴向前一点,道:“把那给我。”
    马洋挺听话,把手里的野鸡、野兔给了赵军。赵军接过一串猎物,问马洋道:“往人家拿完东西,还带往回拿的?”
    野鸡、野兔不值钱,按李如海收购的价格,野兔是八分钱一只,李如海从中抽取一分钱的好处,马洋到手就剩七分。
    而野鸡就更便宜了,公的五分,母的四分。马洋手里拿的这些,一共正好是三毛钱的。
    东西不贵,李家也不差这个,金小梅要给马洋买吃的作回礼,随便买点儿啥都比这些野鸡、野兔值钱。
    但礼轻情意重,有赵军在中间,李家和马家就不是外人。
    马洋现在把野鸡、野兔拿走了,金小梅晚上回来找不着得怎么想?
    赵军接过野鸡、野兔,随手往墙根下一丢,这些都是冻货也不怕摔。
    然后,赵军、马洋几乎是同时从兜里往外掏钱。
    “军哥!”马洋脸向墙根那边一扬,回头对赵军说:“那是三毛钱的东西,我再给你三毛五……”
    “行了,行了!”听他这话,赵军扬手道:“咱就这么地了,你也不用给我了。”
    说着,赵军往墙下一指,道:“正好家来客,寻思吃兔子蹬鹰呢。”
    “兔子蹬鹰?”马洋闻言,好奇地问赵军:“那是啥呀?”
    “不知道吧?”赵军淡淡一笑,道:“晚上在家吃啊?”
    “不得啦。”马洋摇头,道:“我得回家。”
    “等会儿。”赵军快步到隔墙前,从墙头拿下野猪腿,回来递向马洋说:“拿家去,让我大娘烀了蘸蒜泥吃。”
    “不要了,军哥。”马洋往后抽身却被赵军抓住,然后硬将猪腿塞在他手里,道:“赶紧回去吧,别摇哪儿乱跑啦。”
    马洋应下,拿着猪腿出了李家。
    送走了马洋,赵军刚要回自己家,却见李如海不知何时从屋里出来了。
    赵军白了李如海一眼没说话,而见赵军要走,李如海忙追过来,指着马洋背影对赵军说:“大哥,我今天就是给你面子,要不他绝对出不了我家大门。”…。。

    “你可拉倒吧。”赵军没好气地说:“我进屋前儿,人家都给你摁底下了,你还吹什么NB?”
    “谁吹NB?”李如海不服气地说:“大哥,不是我说你小舅子,他纯是匹夫之勇。”
    “那人家有劲儿,你赖谁?”赵军道:“你除了会动嘴皮子,你还会啥?”
    “我……”李如海一时语塞,然后比划着对赵军说:“大哥,你读书少,你不知道自古都是文官掌权……”
    “你滚特么犊子!”赵军怒推李如海肩膀,随即在其屁股上抽了一腿,喝道:“你才读书少呢?滚犊子!”
    李如海灰溜溜地回家去了,而赵军刚到自家门前,就碰见了从屋里出来的王美兰。
    王美兰双手托着大盖帘,盖帘上放着一块块野猪肉。
    “儿啊!”看见赵军,王美兰招呼道:“给妈开缸盖。”
    赵军答应一声,到西墙根下打开大缸上的铁帽子,王美兰连肉带盖帘一起放进缸中。
    如此等肉都冻实了,用刀背一磕或是一翘,肉就下来了。
    赵军把缸盖盖好,然后拉着王美兰到墙角,小声将今天从邢三那里探听来的消息说给王美兰听。
    王美兰听得眼睛一亮,紧接着赵军又把王强的计划说给她听。
    一听过完阳历年就要上山寻宝,王美兰道:“儿子,妈跟你们去!”
    “你快拉倒吧。”赵军笑着拦道:“我、我爸、我老舅、我三大爷,我们四个就够用。”
    说到此处,赵军谨慎地往左右看看,然后才凑到王美兰耳边说:“我老舅今天说的对,胡子头藏东西他也得有记号。我们几个都是跑山的,我们到那儿看着树上有道啥的,我们能知道。”
    “嗯,那也行。”王美兰闻言点了下头,随即迟疑道:“但是……你爸叨咕说他以后都不上山了。”
    “没事儿,妈。”听王美兰这话,赵军并没有多重视,而是笑道:“到时候给我爸塞俩钱,他乐颠就跟我们走了。”
    “好像不行。”王美兰努嘴、摇头,道:“我瞅他那样啊,他要上山也得消停一阵子。”
    “没事儿。”赵军还是信心满满地说:“不行就多给他加俩钱儿。”
    说着,赵军一笑,道:“重赏之下,必有匹夫!”
    “什么玩意?”王美兰听得一皱眉头,问道:“儿子,你这话说的对吗?”
    赵军被王美兰问得一怔,随即点头道:“对呀!”
    “必有匹夫?”王美兰咔吧两下眼睛,问道:“匹夫不是啥好词儿吧?”
    “咋不是呢?”赵军想起了李如海刚才形容马洋的话,道:“匹夫之勇嘛,就说这人猛。”
    “啊……”王美兰小时候净学算账、记账了,文化方面偏弱,被自己初一没念完的儿子带跑偏了,当即应道:“行,我豁(hē)出去了,我把那二百块钱还给他。”…。。

    下午四点时,一辆医护车驶入永安屯。
    车厢里,杨玉凤为司机指路,张援民则默默地望着窗外。
    汽车在张援民家门口停下,杨玉凤下车和司机抬着担架,抬张援民进屋。
    其实两口子也挺想赵军他们,但张援民活动不便,怕给赵军他们添麻烦,于是就回了自己家。
    “哎呦!”司机一进张援民家,立刻问抬前面的杨玉凤道:“你不说你家没人吗?这屋咋热乎呢?”
    “邻居帮烧的。”杨玉凤在前引着担架往东屋走,嘴上说道:“这天不烧屋,我们两口子回来咋待呀?”
    听杨玉凤这么说,司机就没再说啥。他家也住平房,他也知道这大冬天的不烧火,屋里地要是冻上的话,这屋里再烧多少天都不热乎。
    担架放在炕沿边,张援民手往炕上一摸,不禁“哎呦”一声。
    王美兰下午三点来给烧的炕,炕还热乎着呢。
    杨玉凤拽着张援民棉袄,司机拽张援民裤腿,俩人不敢用太大劲,试探着慢慢将张援民从担架上拽到炕上。
    “兄弟,你坐会儿。”杨玉凤对司机道:“我给你整口热乎水喝。”
    “不喝了,大姐。”司机道:“你现烧水得多半天呐?你给我钱吧,我要走了。”
    说着,司机往窗外一比划,道:“这都黑天了,我赶紧下山。”
    听司机这么说,杨玉凤二话不说从兜里掏出三十块钱,递过去时才说:“兄弟,你坐两分钟,我上邻居家给你倒点儿热乎水喝。这到家了,咋也得喝口水呀。”
    司机也渴了,听杨玉凤如此说,他点头应道:“那谢谢大姐了。”
    杨玉凤拿着茶缸往外跑,到前趟房一户姓侯的人家倒了缸热水。
    都邻居住着,侯家人给杨玉凤倒了热水,还询问张援民情况。
    住屯子没有秘密,从医护车一进屯子,就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刚才杨玉凤和司机抬着张援民进家门,侯家门趴窗户都看着了。
    家里还有客人呢,杨玉凤简单应付了两句便从老侯家出来了。
    可刚一出院门,杨玉凤就见一人摇晃着身子,嘎悠鸭子步迎面走来。
    “张嫂子!”张来宝冲杨玉凤喊道:“我张大哥回来啦?”
    “啊!”杨玉凤不想搭理张来宝,但人家说话了,杨玉凤没办法就应了一声。
    可紧接着,就听张来宝道:“横死人不让回屯子,他咋还回来了呢?”
    “我俏丽哇!”杨玉凤大怒之下,连茶缸带热水砸在张来宝脑袋上。
    “啊……”张来宝惨叫声中,杨玉凤扑过去,双手连向张来宝脸上抓去。
    “啊……你个B娘们儿……”张来宝连连挥手抵挡,但东北妇女的九阴白骨爪是一绝,张来宝的脸瞬间就被挠花了。
    挠跑了张来宝,杨玉凤捡起脚下的茶缸,茶缸盖却找不着了。
    杨玉凤也顾不上茶缸盖了,忙捡着茶缸又跑回老侯家。
    重新打热水,回家送走司机、安顿好张援民后,杨玉凤匆忙拿上东西直奔赵军家。
    今天从医院出来,路过县城第四百货,杨玉凤特意求司机停了一会儿,然后进去买了一些东西。
    赵家那帮人除了上茅房根本不出屋,所以当张援民回家的消息传遍半个屯子时,赵家这边还没得到消息呢。
    眼瞅着离赵家院子还有十七八米,赵李两家的狗叫了起来,急促的叫声中带着少许激动,是熟人上门才有的动静。39314851。。
...

(https://www.liewenn.com/b/68/68296/789291569.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