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百爪挠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同一时间,榕城南郊大概10公里左右,有一处废弃已久的矿场。

        这处矿场占地面积很大,以前是个露天铜矿,不过后来越挖越深,导致多处地陷坍塌,在民国初年终于开采殆尽,彻底废弃了。

        后来,倒是有不少附近的村民下到矿坑里边拆木料捡铜渣,结果多次造成坑道的再次塌方,很多村民都被活埋了。

        从此以后,这矿坑就经常发出各种各样奇怪的声响,闹鬼的说法就甚嚣尘上。

        49年之后,还曾经有几个不怕死的乡民结伴过来一探究竟,其中还有扛过去,见过血的,结果也是一去不返。

        有一种说法甚嚣尘上,都说他们是被矿上冤死的鬼给拉了替身。

        农村人迷信,非常笃定这套说辞,自此之后,这里就彻底荒废,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再也没人来过了,如今杂草丛生,足有半人多高。

        矿场的西北,某处老矿坑,向下大概50米左右,有一个废弃的入矿平台,后边还连着一个蛮大的房间。

        这是以前矿工们休息更衣的地方,不过年久失修,早就已经破落的不像样子,很多地方都已经坍塌,摇摇欲坠。

        如今,这房间的一个还算稳当角落里,棚顶撑着几根木方,小巧的发报机上边,亮着一盏煤油灯。

        一灯如豆,4个精干的汉子正围坐在一起,各个都是神色阴郁,气氛沉闷。

        此时,那个叫乌鸦的年轻狙击手,嘴里正用力的啃咬着一条冷硬的肉干,可能是一口咬得太大,噎得都翻白眼了。

        拿起水壶狠狠的灌了两口水,才费劲的咽了下去,乌鸦看了一眼正在抽烟,表情阴郁的中年人:

        “老大,既然北边传来消息,已经得手了,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赶紧想办法赶紧撤啊?”

        此言一出,另外的两个汉子顿时也放下了手里冷硬的肉干,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中年人。

        在煤油灯的印衬下,他们的目光灼灼,闪烁着幽光。

        都是爹生娘养,有家有口的,但凡有一线能活下去的希望,谁特么愿意白白送死啊?

        老大的眼睛狭长,目光阴蛰,澹澹的扫了他们一眼,语气揶揄:

        “撤?往哪撤?现在外面肯定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水路陆路肯定也都被封死了。

        万寿寺被废,陶和尚被抓,我们现在也都已经露相了,被杜阎王的那双毒招子给照见了,事到如今,还能往哪走?”

        老大身边,一个左边眼角有疤的精壮汉子,把身体往前凑了凑,低压声音:

        “老大,陶和尚被抓,他是软蛋,扛不住审讯,杜蔚国他们如今肯定已经知道了咱们的跟脚。

        一定会在榕城的南边布防堵截,那咱们就反其道而行,直接往北走,先去台州,再到沪城,然后再想办法~”

        “呵呵~”

        老大嗤笑一声,眼神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语气阴恻恻的嘲讽道:

        “独眼,收起你的那些花花肠子来,还台州,沪城,我特么买张船票,直接送你去四九城好不好啊?”

        一听这话,独眼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大小眼翻愣着,不过老大却混不在意,语气愈发凛冽:

        “记住!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把杜蔚国死死的拖在榕城,再敢多说一句废话,老子先特么毙了你!”

        “咣当!”

        独眼把手里的水壶狠狠的砸在地上,脸色阴沉,眼中寒芒闪烁:

        “麻了个痹的!说来说去,还不就是要去送死,小周,大马,陶和尚,我们已经折了这么多人,难道还不够?

        杜阎王的手段,今天大家伙也都看见了,他根本就不是人,迎面遇上,必死无疑,现在明明任务都已经完成了,我们为啥还要白白送死?”

        独眼这话说得非常具有扇动性,乌鸦和另外一个汉子的脸上,都露出了意动之色,眼神闪烁。

        独眼表现的更激动,眼珠子都红了,一边说,一边还站了起来,手臂用力的挥动着!

        老大冷笑一声,把烟头扔在地上,用皮鞋狠狠的碾碎,抬了抬眼皮,瞥了独眼一下,语气戏谑:

        “呵呵!怎么着?独眼,你这是不服气?想练练?要不然,难道说你是想反?”

        一听这话,独眼顿时神色一凛,气势一窒,应该是想到了什么,搓了搓手,慢慢的坐了回去,语气也变得讪讪的:

        “吴老大,您这话是怎么说的?反?我怎么敢?您是老大,我自然是唯您马首是瞻。”

        “呵呵~”

        吴老大脸上挂着冷笑,没有再理会他,沉默了一会,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眼神扫了另外一个汉子一眼:

        “乌贼,时候不早了,你和独眼现在就出发吧,按照原定计划行事,事成之后,到5号集合点汇合。

        现在是凌晨2点28分,如果我和乌鸦24小时都还没到,你们可以便宜行事。”

        吴老大把便宜行事这个词咬得很重,说话的时候,还用眼神刮了独眼一下。

        这个代号乌贼的汉子最是沉稳,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听完吴老大的命令之后,也只是点头说了一个字:

        “好!”

        回答之后,他就沉默寡言的起身,收拾好装备,拎起武器,打亮手电,一声不吭,就朝着坑道的出口走了出去。

        乌贼全程都非常冷酷,从都到尾都没有再说哪怕一个字。

        独眼看了看老大的眼色,吴老大摆了摆手,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连忙抱着装备朝着乌贼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当他彻底脱离吴老大的视线范围,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抹喜色,麻痹的,逃出生天的机会总算是来了。

        等乌贼他们的身形彻底消失,乌鸦语气有点焦急:

        “老大,独眼这家伙明显是已经生出了别的心思,您真的就这么放他们走啊?”

        吴老大抬头看了乌鸦一样,语气非常平静:“别的心思,什么心思?”

        乌鸦语气焦灼是说道:

        “独眼贪生怕死,恐怕他会临阵退缩,就算他勉强执行了这次任务,估计也不会再来汇合,会直接逃跑~”

        吴老大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掏出烟盒,重新点了一根烟,还给乌鸦也递了一根,帮他点上:

        “呵,没事,乌贼可是个聪明人,手段高明,而且还是个孝子,独眼压根就没机会炸刺。”

        乌鸦不明所以,眉头紧锁,歪着脑袋问道:“老大,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老大缓缓的吐出烟气,语气戏谑:

        “呼~乌鸦,你觉得我们这次的任务,还有撤退的可能吗?”

        一听这话,乌鸦就懵了,眉头拧出了一个大疙瘩,额头冷汗渗出,面孔都扭曲了,战战兢兢的问道:

        “老大,您的意思是?”

        吴老大惨笑一声,语气苍凉:

        “哈!乌鸦,我也不怕告诉你,从我们登上内陆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是注定要死在这里的,我们是死间,不死不休的那种。”

        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乌鸦瞠目结舌,口干舌燥,语气生涩:

        “老大~”

        吴老大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宠溺:

        “乌鸦,你是我从一手带大的,你在那边也没有家人,你独自走吧,到6号汇合点,先老老实实的躲上一段时间。

        等外面彻底消停了,你再想办法偷渡到香江或者南洋,隐姓埋名的生活,如果一切顺利,想必还能有一线生机。”

        一听这话,乌鸦彻底明白了,他知道吴老大是不可能走的,他在那边有一大家子人,3个子女。

        乌鸦眼圈当时就红了,哽咽着:

        “老大,我不走,我的命都是您给的,我的本事也都是您教的,我愿意和您死在一起!”

        “啪!”

        吴老大异常恼怒,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乌鸦的脸当时就红肿起来,吴老大怒吼道:

        “你特么是傻皮啊!”

        乌鸦捂着脸,眼中噙着泪水,满脸倔强的看着吴老大,吴老大惨笑一声,语气苍凉:

        “小子,别说傻话,死个逑啊?好死不如赖活着,我特么是没有退路了,要不然,老子才不想死呢!

        我家里,老爹老娘,老婆孩子,兄弟姐妹,一家老小,十几条人命都攥在别人手里,我不死,他们就必死无疑!”

        乌鸦眼睛血红一片,牙齿咬得嘎巴直响,浑身颤抖,泪水如同泉涌一般,吴老大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了,哭个屁啊,别特么像个娘们似的,以后每逢清明十五,记得给我烧点纸钱就行了。”

        吴老大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语气低沉:

        “行了,时间不早了,别墨迹了,乌鸦,你赶紧走吧,趁着天黑,记住,三天之内,无论如何,千万不要出来!”

        乌鸦此刻哭得像个孩子似的,双膝跪地,一动不动,嘴里哽咽着:

        “老大~”

        吴老大恨铁不成钢,用力的踹了他一脚,高声喝骂:

        “哭,哭你麻痹啊!老子还特么没死呢,等你明年给我烧纸的时候再哭吧!滚,别特么在这碍眼,赶紧滚蛋!”

        乌鸦被踹得跌倒在地,慢慢的爬起来,重新跪在老大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响头,额头都已经见血了。

        乌鸦慢慢站起身,用力的抹了一下眼泪,哽咽着:

        “老大,我走了~”

        吴老大根本就没看他,低垂着头,语气冷硬,极度不耐烦的催促道:

        “滚滚滚,赶紧滚!”

        乌鸦整理装备之后,抹着眼泪,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坑道,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吴老大才勐地一屁股坐着椅子上。

        他的脸色惨白,全无血色,眼圈通红,神情落寞,声音嘶哑的喃喃自语:

        “乌鸦,好好活着,咬紧牙关,也要好好活着~”

        老话说秦桧还有三个朋友,从杜蔚国他们的立场来说,吴老大他们自然是无恶不作,人人得而诛之的牛鬼蛇神。

        死不足惜!

        但是换个角度来说,他们也都是爹生娘养的普通人,有自己的情感,也有自己的迫不得已又或者情非得已。

        只是立场不同,就只能兵戎相见!你死我活!

        翌日,清晨,天才蒙蒙亮,薄雾都还没有散去。

        榕城第一钢铁厂的锻钢车间就遭遇了破坏性袭击,随后,两名袭击者之间仿佛是发生了内讧。

        一名袭击者被同伴直接从脑后爆头击毙,随即,剩下的一名袭击者咬破毒囊自尽。

        当杜蔚国他们风风火火的赶到钢厂的时候,大火已经熄灭,一片狼藉的车间当中,就只剩下两具焦黑冰冷的尸体。

        老郭看着地上的尸体,脸色铁青,用力的搓了搓下巴上的胡茬,眉头紧锁:

        “玛德,这些家伙居然自相残杀,而且还畏罪自戕,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路数啊?”

        老郭抬头瞥了一眼杜蔚国,忍不住问道:“小杜,针对当下的这个情况,你怎有什么想法?”

        杜蔚国并没有回答老郭的问题,而是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扭头看向老郭,语气生硬:

        “老郭,现在都已经8点32分了,胡司那边还是没有给我回复消息吗?”

        杜蔚国昨天半夜给胡斐发送申请的事情,一大早就原原本本的主动和老郭说了。

        他和老郭一直相处的不错,老郭对他也算是尽心尽力的维护,于公于私,杜蔚国都不能瞒他。

        当时老郭虽然有些不太高兴,也不认可杜蔚国的莽撞做法,但是终究也没有多说什么。

        】

        此时此刻,杜蔚国旧事重提,老郭可就有点吃味了,要知道,这特么可是新的桉发现场啊!

        情况如此诡异,杜蔚国却丝毫都不思考桉情,居然张嘴闭口就是要回去看护媳妇,这特么怎么忍?

        老郭的脸色沉了下来,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杜蔚国语气凛冽:

        “郭处长,我想和你申请,我个人即刻搭乘专机,返回四九城!”

        一听这话,老郭顿时眼神一厉,强压怒火,语气低沉的喝问:

        “杜蔚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杜蔚国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翻江倒海,简直就如同百爪挠心一般,不再遮掩,低声怒吼:

        “玩笑?我开什么玩笑?现在情况已经是明摆着了,这些人压根就都是死间,我怀疑,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把我死死的拖在榕城。

        这是一次针对我个人展开的报复行动,大概率是针对港岛的报复行动,我担心四九城那边,采玉会出事。”

        一听这话,老郭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眉头紧皱,表情也凝重起来。

        老郭和老雷不同,他是清楚知道杜蔚国曾经在港岛做过什么,如果这一切都是对方的报复,确实有情可原,一切也就都说得通了。

        “小杜,你先别急,我马上就把这个情况上报胡司!替你呈请,申请你立即返程,同时申请最高等级的家属保护。”

        老郭确实已经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给与杜蔚国最大程度的支持了,但是却远远不够。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杜蔚国双目喷火,看着眼前两具冰冷的尸体,他脸色铁青,拳头攥紧,嘎巴直响,可是也是无能狂怒。

        既然死间都已经开始采用这种最极端的方式了,那么就只能说明一种情况,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采玉出事了!

        杜蔚国此刻当真是焦灼的快要发狂了,可是他身为特勤处长,没有命令,是不可能擅自返回四九城的。

        就算他恣意妄为,不计后果,选择抗命独自返回,没有飞机,他也只能干瞪眼。

        再进一步,就算杜蔚国真的疯了,冒着杀头的风险,抢来一架飞机,可是榕城到四九城,航线无比漫长。

        这飞机能平安落地吗?杜蔚国就算侥幸生还,他此生还能回到四九城吗?

(https://www.liewenn.com/b/71/71336/768453335.html)


1秒记住猎文网网:www.li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iewenn.com